人物副司令员龚曲此里24年救灾百次后殉职 生前器官无一健康(图)

五月花 发表 于:10年前 浏览量:78

2006年1月,龚曲此里(左)在雪地里指导新兵训练。新华社资料图片

“内脏器官没有一个是健康的。6种重症任何一种都要他的命,这样的病人罕见。”斯那拉姆记得医生对丈夫龚曲此里病况的描述。

龚曲此里,云南省迪庆军分区原副司令员,生于1954年,1970年入伍。从军39年,在迪庆高原工作24年,先后参加了西南边境重大军事行动、驻地抢险救灾等127次重大行动,在2009年2月5日,因为心肌梗死,突然倒下。

“就让我再干几年吧”

迪庆藏族自治州遭遇50年一遇的特大雪灾,龚曲此里亲自刨雪凿冰,持续工作10小时,中途3次晕倒

“我什么都不要,不做什么副司令。我对藏区熟,你就让我再干几年吧。”他一度用哀求的口吻,跟云南省军区的政委郎友良做着最后的沟通。

10年任期已满,龚曲此里本应免职退休,如同所有军队干部一样,在宜人的昆明安度晚年。省军区党委最后同意他可以继续留在迪庆。这是2007年11月。

一年后,龚曲此里被抬着离开香格里拉。从24年前到高原工作后,这是他首次长时间远离梅里雪山、纳帕海和军队。此前,他曾两次昏倒在工作岗位上。

成都军区昆明总医院心内科医生的诊断是:40%的心肌梗死,大面积肺部感染,心脏泵接近衰竭……

但即便是仅有一年的时间,龚曲此里还是在藏区留下了多重印记。

2008年1月,迪庆藏族自治州遭遇50年一遇的特大雪灾,龚曲此里带着300多名官兵一道进山,并亲自刨雪凿冰,持续工作10小时,中途3次晕倒。

挽回经济损失4000万元

每次下乡和回德钦县乡下的老家,他都要在车上装上些大米、罐头和衣被

妻子斯那拉姆发现丈夫有个习惯:每次下乡和回德钦县乡下的老家,他都要在车上装上些大米、罐头和衣被。遇到当地的孤寡老人和贫困家庭,他都要分些东西给他们。

2003年5月,龚曲此里回老家和村里的老人尼布谈心时,得知村里还有25个70岁以上的老人,都想到北京去看看。他取出了家里仅有的8000元存款,又到县民政局协调一笔经费,一起交给带头的老人尼布,让他带着村里的25个老人到北京观光。

有人曾经给龚曲此里做过一个粗略的统计,在迪庆的24年时间里,他先后为偏远山区新修公路30多公里,资助各族群众200多人,帮助建起特色养殖场21个,他带队参加抢险救灾100多次,挽回经济损失4000多万元。

“事做不成我就不回去”

龚曲此里生性豪爽,爱跳德钦弦子和锅庄,身上处处有康巴汉的烙印

在哥哥龚曲土都眼里,龚曲此里有一对藏人的颧骨和一双严厉的眼睛,生性豪爽,爱光顾藏民的小铺,爱喝自己打的酥油茶,爱跳德钦弦子和锅庄,处处有康巴汉的烙印。

但直爽的康巴汉也有别样的一面。为了给基层官兵争取伙食费,龚曲此里一度堵在当时在省军区机关工作的李旭光的办公室。

迪庆军分区司令李旭光回忆:他陪着笑脸、厚着脸皮、死磨硬泡,变了一个人。“他说,‘你怎么都要解决这个问题的。你去开会,我等着你。’开会后发现他果然还在。拗不过他,最后只好给了20万,两天后,他又来磨,还声称‘这个事情我不做成我就不回去。’”

“最怕见他,一见他肯定有事。”李旭光感慨。

龚建平记得阿爸下葬那天———2009年2月8日:自家所在的警民路涌来好多送行者,挤满整条街道;素未谋面的老人要求守灵,说曾得到过阿爸的帮助;墓地的小山坡铺满吊唁的花圈,覆盖了整个山头。本报记者 朱柳笛

本文由 五月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105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