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云南河口镇村民四口人洗脸只用1杯水

五月花 发表 于:10年前 浏览量:62

□郑州晚报特派记者 王战龙/文 马健/图

安建兰是个讲究的人,每周洗一次澡,几乎形成了习惯。

两年前,她家里装了一个太阳能热水器,是村里为数不多的一家。

在海拔1900多米的达连地自然村,像她这样讲究的人不多,很多人是用盆热水,擦擦身体了事,老一辈的人一生也洗不了几次澡。

从去年8月到现在,安建兰洗澡的习惯又回到了和大家同一起跑线上。因为屋顶上的太阳能蓄水池里,已经干得没有一滴水。

3月27日这天下午,丈夫陈石昌打电话说,有记者来家居住,安建兰特意增加了三样菜:炒鸡蛋、炒腊肉,还有一碗煮青菜。往常,家里只有两样菜,油炸土豆和豆酸菜。主食,米饭。

舀了少半瓢水,淘了青菜,存在一个盆子里。饭后,沉淀的洗菜水洗碗,再用半瓢清水,冲洗了一下。安建兰拿起碗,将碗里仅有的几滴水也控在盆里。

饭后,她泡了几杯茶水,看电视,喝茶。喝了一壶开水,平时的时候,一壶开水足够她和丈夫喝一天多。

这天是星期六,原本在学校寄宿的两个孩子回到了家,又有记者来。

睡觉前,女儿陈晓燕和儿子分别倒了一点热水——约有一刷牙杯,洗脚。即使这么点水,陈晓燕还是很小心,尽量保持动作幅度小点,避免洒出来。

洗过脚的水,像浑浊的泥土,陈晓燕还是倒在了一个水桶里,用来饮牛。

安建兰和丈夫没有洗脚,记者问她“多久洗一次脚?”安建兰笑了笑,没有回答。

孩子们洗脚,在现在的安建兰看来是个奢侈的行为,但是她并不阻止,从上小学开始,老师就给孩子们灌输,每天睡觉前必须洗脚。

安建兰觉得挺好,有点像电视中城里人的生活。

28日一早,起床的一家四口,轮流着洗脸,和晚上洗脚一样——不足一刷牙杯水。严格意义上,这算不上洗脸,只是用湿毛巾擦擦脸和脖子而已。

有水的时候,一家人并不是这么简单了事,至少有半盆水,哗哗哗,能洗干净。

四口人没法共用一盆水,旱灾后,红土飞扬,脸上的灰厚厚一层。

早饭,饭桌上,一个固定的菜——豆酸菜——豆子、酸菜和水煮成的。吃饭的时候,每个人往米饭里盛点,稀稀拉拉的吃点喝点。

当地人的饭点比较固定,上午10点钟,下午18点钟,没有喝汤的习惯。

补水就是水煮的豆酸菜以及饭后的两杯茶水,一天就不再喝水。

这天,安建兰没有给家里的两头牛和五头小猪喝水,以前,一天牲口喂水两次,现在两天一次。这天,安建兰用水超支,原本可以使用两天的一担水,用了一天。

24小时之后的28日下午,记者返回河口镇政府,在水管上洗了脸,用了10个湿巾擦脸,第10个还是脏兮兮的土红色,想起那一刷牙杯的洗脸水……

本文由 五月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10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