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艺术《聂隐娘》东方韵味 不明觉厉画面太美

五月花 发表 于:5年前 浏览量:77

就在贾樟柯用直白易懂的意象符号书写出对故人故土的离愁别绪,引发外媒爆棚好评的一天之后,另一部戛纳电影节的华语竞赛片《刺客聂隐娘》也举行了首场面向媒体的放映。作为大师旗号不倒的侯孝贤导演筹备十年的武侠电影,对外披露信息甚少的《聂隐娘》引发了影迷的太多好奇:以长镜头著称的侯孝贤如何拍打戏?文艺片大师如何驾驭亿级投资的大片?张震和舒淇十年后银幕重聚,作为敌对角色望向彼此的眼神中会不会残存一丝柔情?……

坐在小浪身边的外国记者强撑眼皮一小时后,终于发出了一声长达三秒悲喜交加的叹息——《聂隐娘》原著便是个背景复杂、情节跌宕、人物众多的故事,侯孝贤又严格恪守古典留白美学,仅仅以点带面描出主要剧情,人物背景均删繁就简,这部电影对于老外来说,实在是太难懂了。岂止是外国人,其实就连中国人都有些头脑发昏,舒淇作为女一号基本只有两段台词,很多角色来去无踪,打戏如蜻蜓点水点到为止,最要命的,全片对白都是文言文!

因此映后当中国记者们围堵在门口询问观后感时,绝大部分观众都婉拒了,仅有个别自称侯孝贤影迷的胆敢说句实话:“太美了!就是没看懂!”果不其然,媒体场结束几小时后,类似评论纷纷出现了——许多外媒都提到《聂隐娘》晦涩难懂,但他们仍对这部饱含东方禅意、如山水画卷般气韵生动的电影赞不绝口,“太美”几乎成了人人必谈的关键词。

华语武侠片拍过那么多,侯孝贤一次就颠覆了所有。由此看来,两天两部华语片戛纳出征都赢得了不错的开局,贾樟柯的“go west”和侯孝贤的“stay east”,都成功为自己发了声。

《聂隐娘》有独特美学

《聂隐娘》观影报告

【色彩】从黑白到彩色,大量空镜头美如山水画

《聂隐娘》最开始一场聂隐娘在道姑训练下杀人于无形的戏份是黑白的,对比分明的粗粝画质,让人一秒穿越到中国20年代的神怪武侠片。而后出现彩色画面——如血残阳中,一叶扁舟缓缓划过,随即苍劲有力的血红色片名题字“刺客聂隐娘”叠在了上面,正片开始。全片色彩细腻多变,绿林中大光圈镜头下的舒淇格外美丽动人,殿堂里大量红黄暖色炽烈地铺陈,重峦叠嶂、烟雾水气的空镜头更是别有一番气韵,如淡墨山水画般充满东方禅意。

【画幅】1.33:1为主,不只有贾樟柯会玩变画幅

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和哈维尔多兰的《妈咪》先后玩过变画幅游戏之后,今年戛纳又出现了同样玩法,出自双双寻求形式突破的华语导演贾樟柯和侯孝贤。贾樟柯以工整的三种画幅三段式带出三个年代,而侯孝贤的处理方式比较奇特,全片绝大部分时间都是1.33:1,开篇不久聂田氏抚琴时突然切换到1.85:1,轮到聂隐娘的镜头时又切回1.33:1,随着镜头的双线切换,画面比例也跟着反复……影片后半段,近似正方形的画框框住京都取景的古庙,透着武侠商业片里看不到的典雅和精致。

【人物】十余角色关系复杂,舒淇张震十年后重聚

《聂隐娘》中涉及到十余个主要角色,关系错综复杂,包括聂隐娘、道姑、田季安、嘉诚公主、聂田氏、聂锋、胡姬、负镜少年、精精儿、空空儿等等。如果不是提前对原著稍加了解,仅凭侯孝贤极简的交代恐怕都分不清谁是谁——人物往往先出场,而后才由他人以对话形式陈述出前情。舒淇是第三次与侯孝贤合作了,三次都入围了戛纳主竞赛单元,还继《最好的时光》十年后再度与张震搭档。侯孝贤说舒淇有种天生的“悍”,跟性情刚烈、内心柔软的侠女如出一辙,而张震身上有股年轻人不具备的“味道”。在影片尾部,一个固定长镜头完整拍下了张震击鼓、起舞的肢体动作,成为全片为数不多的情感出口。

【台词】全片念白都是文言文,女主角舒淇就两段台词

之前演员曾“抱怨”文言文台词难念,这次轮到观众头疼了。这点对于外国观众可能还好,中国观众反而更纠结,因为他们最后会发现,看英文字幕都比听中文懂得多。比如这样的:“罽宾国国王得一青鸾,三年不鸣,有人谓,鸾见同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青鸾见影悲鸣,对镜终宵舞镜而死。”想象下演员们用文绉绉轻飘飘气若游丝的语调说着这样绕来绕去的话,在电影院里恐怕耳朵都要急晕。全片台词都极少,女一号舒淇成段台词也就两段,全片加起来不过十几句话。阮经天[微博]、妻夫木聪、周韵、石隽、倪大红什么的,几乎都毫无存在感。

【打斗】很多打戏只有几秒,创造侯孝贤式文艺打法

作为备受关注的打斗戏份,侯孝贤的处理方式格外特别。一上来的黑白画面中只见舒淇一个漂亮的飞身旋转便刀飞人亡,一秒钟胜利收工;后面的群戏打斗居然就把摄影机固定在远处,让镜头中的长草后面隐隐露出跃动的人影并辅以音效乒乒乓乓;唯一比较“认真”打的只有聂隐娘和田季安在屋顶一场,但显然张震也挡不住舒淇几个回合。对于看惯好莱坞动作片剪辑法则的影迷来说,侯孝贤的剪辑点十分随性,看起来就像在几条NG镜头里随意切掉了几段。全片打斗都比较写实,舒淇从房梁上跳到地面上已经算最高功夫展示,绝无飞来飞去的夸张桥段。

以前电影中最酷的打戏无非是刀落后大侠面无表情停住两秒,对面的敌人轰然倒地,但侯孝贤更酷,交手几秒后双方各自坦然转身离去,观众还没反应过来胜负已决……一副破碎的面具、一个怅然的眼神就是侯孝贤给观众的全部信息。

【摄影】仍是长镜头拥趸,跟拍摄对象保持距离

《聂隐娘》摄影是侯孝贤长年御用的李屏宾,可以看到《聂隐娘》这次仍保持了侯孝贤自《童年往事》以来一贯的风格,使用大量长镜头,风格沉稳洗练。尽管《聂隐娘》投资高达9000万人民币,有了尝试更多镜头运动空间与技术的机会,但侯孝贤仍老老实实定住他的镜头,最多也只微微横摇,像当年拍摄乡间狭窄小路一样拍金碧辉煌的宫殿。田季安与胡姬谈话一场,镜头游离在纱帐之外,几分钟的画面都是朦朦胧胧,绝不好奇凑前。距离感始终有,就连关键道具精精儿的面具,侯孝贤也为拍了一个特写镜头而懊恼不已,怕自己从了商业片的路数。

外媒评价:情节晦涩难懂,画面美到窒息

首个媒体场放映结束后,首批外媒评价也新鲜出炉。不出意外,外国观众几乎没有能完全搞清电影情节的,充其量将其理解为关于复仇和爱的故事。不过这些观众都对影片的摄影和美术印象颇深,纷纷赞道“超级美!”

Sasha Stone:我猜好多人看的时候都打瞌睡,但确实是很美的电影。

Geoff Andrew:费解的情节,漂亮的画面,写实的武侠打斗,电影独一无二,会是金棕榈吗?

Nick James:我看过的最美的电影之一,节奏很慢,很难懂,像画出来的武士传说。

Robbie Collin: 天啊,完美无瑕的武侠片,疯一样地美,表演也很棒,绝对值金棕榈。

Total Film: 很迟缓,很轻柔,画面美到让你屏住呼吸。

《卫报》影评人Peter Bradshaw:得承认,尽管晦涩难懂的情节使我对它无法像对戛纳其它电影那样确信,但无疑这是一部杰作,也会是金棕榈的有力竞争者……我觉得它比王家卫的《一代宗师》更出色。

本文由 五月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1347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