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多人称山东新选拔80后副局长有男友学历未造假

米花 发表 于:10年前 浏览量:260

刘婷婷爷爷奶奶的家。本报记者 叶铁桥摄

一篇网帖,让山东省新泰市几位新选拔的“80后”官员处于风暴眼中。

这篇名为《令我十分震惊的任命公示》的帖子,在众多网友看来,似乎踢爆了一个黑幕。因为今年2月初,新泰市公示了公开选拔的领导干部拟任人选,新选拔的6名副局长和1名法院副院长中,有6人是“80后”,最年轻的国有资产管理局副局长王然,只有23岁。

一时间,学历造假、官二代、背景深厚等传言在网络世界甚嚣尘上,尤其是两名新泰籍女生,23岁的王然和生于1984年12月、被选拔为新泰市人民法院副院长的刘婷婷,更被“知情者”挖出了“背后猫儿腻”,其大致版本为:

刘婷婷的姑父为原任新泰市政法委书记、市委常委、副市长,现任泰安市岱岳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苗丰平,其姑姑为原新泰市教育局书记、市妇联主席的刘凤琴。男友则是泰安市泰山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儿子。

王然男友的父亲则被指是新泰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悦瑞。

真相究竟为何?2月25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赶赴新泰进行调查,并且把调查重点放在王然和刘婷婷两人身上。

刘婷婷来自单亲家庭

资料显示,刘婷婷的家位于新泰市翟镇大港村。26日下午,记者赶往该村进行采访。

在村口下车后,有一条水泥路直通村里。由于不认识路,记者向一个身材干瘦的老大爷打听,不承想,老人正是刘婷婷的爷爷。

老人说,他叫刘云涛,今年77岁,刘婷婷是他大儿子的大闺女。应记者请求,他带路去刘婷婷家。

路上,记者直入主题,问:“你有没有一个叫刘凤琴的女儿?”

刘云涛一脸茫然:“啥?刘凤琴?不认识,她是谁?”

“网上说她是刘婷婷的姑姑,当过新泰市教育局局长,她老公当过政法委书记和副市长。”记者解释道,“很多人都相信刘婷婷正是因为姑姑这层关系才当上法院副院长的。”

言语间,已经到了刘婷婷家,但大门久敲不应。“婷婷的妈妈在他兄弟的煤站当会计,不在家。”刘云涛说。随后,他带着记者来到了深藏于村子中央的一处破旧小土房。

“这就是我家。”刘云涛说。

眼前的景象令人惊讶不已:两堆玉米秸秆的后面,是一间低矮的土坯房,墙上裂缝纵横,西南一侧还有一根木头打着支撑,以防坍塌。屋上的瓦残破不堪,屋脊上扎着一大块旧塑料布,明显用于防雨。

顺着大门望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沾满油污的桌子,上面摆着茶壶、碟子、火柴、塑料袋、盛着剩菜剩饭的菜碗饭碗,以及5个葡萄糖瓶和一盒治哮喘的药。屋子就这么一间房,且宽不过两三米,长不过四五米。桌子东面是床,上面的被子、枕头、衣物乱成一团,全都是油腻腻的。桌子西面熏得漆黑的墙下是一个灶,玉米秸秆就散落在灶下。触目可及的唯一电器是一台产自上世纪80年代的电视机。

这样的景象,即使是在记者去过的最贫困的山村,也属于罕见之列。

老人神色颇不自然:“我是村里最穷的了……看我们家这样,我会有个当局长的女儿?”

他说,他有4个孩子,三儿一女,但他是二婚,有两个儿子跟他姓刘,一个是刘鹏举,一个是刘朋辉,“刘鹏举是老大,就是婷婷爸爸,2000年出车祸去了”。另外两个则是老伴带过来的,没有改姓,“儿子叫陈明宇,女儿叫陈明兰”。

与网上广受传播和质疑的刘婷婷的姑姑是新泰市高官不同,刘云涛说自己的这个女儿就在村里务农,偶尔到村附近的煤矿上打工。“我们家人都是老百姓,几辈子都是老百姓,哪有什么高级关系?”

随后,刘云涛带着记者找到了刘婷婷母亲李慧玲,李慧玲带着记者回家。

刘婷婷家的房子从外观上看虽然比爷爷家好多了,但与邻居们的房子比,有许多明显落伍的细节:比如大门,邻居家大多不是塑钢门就是漂亮的铁门,但刘家是用粗糙木头打的木门;再如外墙,邻居家的用石灰抹得匀匀净净,但刘家还是黄黄的土墙,没有抹灰。

刘家的院落逼仄、破败,东西四处散落。堂屋里是发黄的墙皮和厚厚的灰尘,两张旧床一头一张。整个屋子里最引人注目的是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奖状,这是她3个女儿的学习成果。

说起外面的议论,李慧玲马上激动起来:“说我们家婷婷是官二代对吧?你们也看到了,官二代的家会是这样?”

这位身材瘦削的女人言语中带着悲愤:“婷婷他爸爸已经过去整十年了,我真想把那些造谣的人揪到她爸爸的坟头,让他们看看官在哪里。”

丈夫去世的时候,老大刘婷婷才15岁,刚上高一,李慧玲没有再嫁,一个人把3个女儿拉扯大,让她们都进了大学。“都是女孩,又没爸爸,不好好上学,在村里会受气”。

她说:“这十年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些年来,一毛钱我都不敢乱花。婷婷过得也很艰苦,五毛钱买两个馒头就是一顿饭,但她懂事,从不向我埋怨,还经常打工挣钱。”

说到这,李慧玲声音哽咽了起来:“穷人的孩子怎么干什么都这么不容易,凭自己的能力还有人说三说四的,我觉得特别委屈。”

她说,最初得到消息的时候,她心里很高兴,觉得闺女有出息了。但没多久,各种传言很快传到了她耳朵里,让她特别难受:“咱没有关系,也没有钱,走后门想都不敢想,所以我也觉得很生气,感觉这社会太没有人情味!”

李慧玲和刘云涛也都否认刘婷婷目前有男友。

在随后的暗访中,刘婷婷家的多位邻居也向记者表示,从没听说过她们家有什么当官的亲戚,只有李慧玲的兄弟是贩煤的,有点儿钱。他们也没听说刘婷婷目前有男友。他们对于这位新近选拔上的法院副院长评价多为“从小努力刻苦,懂事”,对于外界的议论纷纷,他们的评价则大都认为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1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