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史玉柱:一个非常道上的魅影

米花 发表 于:10年前 浏览量:235

史玉柱

史玉柱再一次喧嚣地在商业上成功了。尽管他标榜自己的本意朴实无华,但他此次非比寻常地“快速致富”,使他又一次站回到了媒体聚光灯的焦点上。

像以前一样,他带着财富的炫光,同时也带着千夫所指的骂名。有人称,这款再次给他带来财富的网络游戏,“先是毒害了中国的青少年,接着又套牢了美国的投资者”。

但史玉柱却不能不被注意。他颠覆了网游产业的运作常规;他开阔了资本中国的创富视野;他引发了商业模式的道德争议;他留下了独特个性的神秘谜团。

他用他的脑白金和网游,深深刺激了人们的注意力。而如潮的骂声并不能阻挡他的滚滚财源。在这个越来越物质的社会,史玉柱的出现与存在,他的淡出与再一次归来,有着太多令人思考的东西。

巨人情结

史玉柱有伟人情结。从他大量阅读《毛泽东选集》等书籍可以略知一二。但伟人是后人评价的,带有道德和成就的双重肯定。而巨人则无需那么复杂,站起来亮亮身高就能被人承认了,或许也因此,史玉柱对“巨人”这个品牌情有独钟。

1990年,史玉柱将他开发的汉卡开始命名为巨人汉卡,1992年成立了巨人高科技集团。随后他在珠海开盖中国最著名的“烂尾楼”巨人大厦。据说,他使用巨人这个品牌是因为当时IBM的蓝色巨人概念特别火。

“一个人成功并不难,然而跌倒了能够再爬起来,这才是最难的。”久游网的副总裁吴军由衷地说,“史玉柱是个人物”。

对于“跌倒”,吴军有着切肤之痛。2007年由于与韩国网游厂商T3关于《劲舞团》的代理权纠纷,久游网不得不终止了在日本上市的步伐。不过,久游网最终获得了舆论的支持。

与久游的失意不同的是,史玉柱的跌倒,源自其自我的过度膨胀,也因此饱受舆论诟病和挞伐。

巨人何以说倒就倒?史玉柱在巨人大厦的建设中又选择了一次“不走寻常路”。

由于巨人大厦的设计一改再改,最后好大喜功地想盖70层,计划耗资12亿。而从1994年2月动工到1996年7月,史玉柱竟未申请银行贷款,全凭自有资金和卖楼花的钱支持。

然而,以当时巨人在保健品和电脑软件方面的产业实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住70层的巨人大厦,当史玉柱把生产和广告促销的资金全部投入到大厦时,巨人大厦便抽干了巨人产业的血。

传说中的巨人,一旦跌倒就会摔得很重。史玉柱和他的巨人集团就这么狠狠地跌了下去。

巨人大厦的倒塌使得史玉柱成为媒体数千篇报道集中摧毁的目标,而史玉柱这个名字似乎也成了失败的符号。

然而,瘦得像个电线杆似的史玉柱并不像他的外表那样弱不禁风。

在安徽统计局农调队作过三年农村调查的经历带给史玉柱的不仅是独特而实用的营销理念,也给予了他在沉重一击后迅速爬起来的勇气。

在随后的“脑白金”、“黄金搭档”和游戏“征途”的市场推广中,他再次将 “农村包围城市”外加“地毯式扫荡”营销理论发挥到登峰造极。

史玉柱几千次挨家挨户去问农村老太太,怎么才会买保健品,最终得出的是这句“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就收脑白金”几近有些恶俗的广告语。然而不管你喜欢也好,厌恶也罢,史玉柱就是把它做到了妇孺皆知。

网游打出“永久免费”的噱头,外加“挣有钱人的钱”这一口号,俨然网络和谐社会的构建者;征途广告登陆央视,大胆挑战行业禁忌极限;首开给玩家“发工资”的先河,连创网游同时在线人数新高。

就这样,史玉柱在媒体的质疑声中接连将脑白金、黄金搭档、征途网游推向了本已竞争激烈的市场,并牢牢攫取了公众的眼球。

史玉柱再次成功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脑白金等产品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中国的老百姓就是吃他营销的那一套。

史玉柱多次表示,他已经40多岁了,下半辈子会将网络游戏作为自己的归宿。巨人网络,自然也就成为史玉柱巨人梦理论上的终点站。

网游魅影

2007年10月12日,巨人网络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称巨人网络的目标是成为亚洲最大的网络游戏开发和运营商。

从事软件业多年的金山软件在此前不久靠网络游戏业务成功上市了,巨人网络则要比金山晚一个月。有人讲了一个笑话:实际上,18年前史玉柱可能就已经和金山“结下了梁子”,因为金山出品的字处理软件WPS逐渐在市场上取代了史玉柱的汉卡软件,史玉柱后来多元化发展,也可以看作被逼出走。现在,史玉柱用三年时间,在网络游戏领域追上了金山。

早些时候,史玉柱已经夸下过海口:用《征途》一款游戏就超过金山所有游戏。而实际上,这个目标已经实现了。现在《征途》带来的利润,比同期金山所有游戏的总收入还要多。

史玉柱抓住了中国玩家最感兴趣的部分——互相PK来设计游戏,并且抓住了有钱玩家互相攀比的消费心态,设计出各种花钱方式。在《征途》中,玩家花费上十万元的不在少数。有人形容史玉柱的策略是,请不花钱的玩家来当羊,然后将这些羊“卖给”那些想当狼的玩家。

史玉柱曾经这样评价过另一位同行:“盛大的陈天桥喜欢做大事,我不喜欢做大事。”今天的史玉柱已经走出了当年多元化的幼稚,已经如同古寺老僧,他认定做企业的本质就是盈利。

行业内对史玉柱毁誉参半。一方面,史玉柱加速了行业竞争,将道具收费模式变成行业主流,提高了整个产业的盈利能力;另一方面,史玉柱受到了破坏行业规则的指责,他颠覆了玩家的游戏之心,将更多的现实因素引入游戏,使得游戏不再是世外桃源。

有意思的是,史玉柱在游戏《征途》中还推出过一个资料片,名字就叫“世外桃源”。在额外新增加的游戏区域中,玩家间不再能进行以杀死对方为目的的争斗,而转为竞赛和休闲。而在外面的世界中,继续上演玩家间至死不休的杀戮。

一位资深玩家称,《征途》是中国网游市场的一个异类,当别的游戏都挖空心思在画面的绚丽程度、玩法的复杂程度、微操作的难度上下工夫时,《征途》却把一切都还原得很简单,很直接,更适合玩家追求娱乐享受的心理。这样,它拥有了忠诚度相当高的用户。

征途被称为2006年以来最成功的游戏,这一点连网游业的老大盛大也不得不承认。然而,华尔街对单凭一款游戏就能支撑公司五年至八年的“中国故事”并不认同,巨人网络的股价从上市时的18.25美元一路跌到目前的10美元附近。

史玉柱直率地表示,“投资人对这个行业整体低估,一方面是投资人对政府没信心,二是他们确实没眼光。”

为了证明对巨人网络未来发展前景的充分信心,史玉柱再出大手笔,于去年12月宣布,将在未来12个月里,回购价值达2亿美元的公司已发行和流通的美国存托凭证。

巨人网络上市总共融资额8亿多美元,此次拿出用于回购的金额相当于总融资额1/4规模。

“非常”史玉柱

据说,史玉柱深居简出,没有太多的爱好,连吃饭都很随意。史玉柱的一位老部下说,他给史玉柱泡一碗面,史玉柱就吃面,泡多了,他也会吃完,泡少了,也不会喊饿。

然而,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史玉柱却总是很醒目,这醒目在大众眼中也是毁誉参半。在2008年1月的苏州游戏产业年会上,史玉柱一出场,全身雪白的衣装,戴着一款黑色大墨镜。全身黑衣的保镖和秘书各护其左右两边,颇有江湖大佬的气势。

脱下白色的夹克外套,一袭红色上衣白色运动裤的史玉柱坐在一群黑色西装的网游巨头中间,格外的扎眼。有人认为这是成功出位的手段,有人则认为低俗不堪。

史玉柱在造型上追求刺激眼球,言谈之间,他保持其一贯的直来直去,口无遮拦,有些信口开河,甚至不负责任。

“在中国范围内,最糟糕的,其实是网游一年一年地被妖魔化。”史玉柱表示,“沉迷游戏,是你家长的责任,不是你孩子的责任。任何一个玩游戏沉迷的孩子,他的家庭一定不美满,他不沉迷于网游必然沉迷于其他的。”

这种言论自然会遭到众口笔伐,对此,台湾智冠总经理王俊博当面反驳道:“史总,你这是一竿子打翻一条船,我的小孩也玩游戏,家庭也很美满,但是他也会沉迷。”他自嘲道,“玩游戏的孩子,大学一样可以毕业,只是多念一年而已。”这种已经算是相当客气的探讨了,而在很多家长眼中,这样不顾一切手段,用各种营销手段刺激未成年的孩子,是“恶中之恶”。而史玉柱面对这些声音毫无愧意,更使他的美誉度多年来一直非常低。

当初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之时,为了打造一流的网游开发团队,史玉柱不惜巨资从国内网游“老大”盛大公司挖人。据报道称,游戏200多名开发人员中,有40%来自盛大。据称,正是这帮人帮助史玉柱成功推出了征途游戏。

根据巨人网络最新发布的去年第三季度财报,正是这款游戏,为巨人贡献了3870万美元的净利润,在中国网游行业排名第一,创造了惊人的中国网游增长速度。

对于被挖墙脚这件事,陈天桥至今耿耿于怀。但对于网游企业竞争过程中互相挖人的问题,史玉柱直率地表示:“如果一个企业的员工老是被别人挖走,说明还是这个企业有问题。这个企业的领导首先要问自己三个问题:员工对企业有没有信心;个人的价值能不能实现;最基础的还是待遇高不高。”

有些人能够记得,史玉柱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大手笔投入2000万元,在多家大报上刊登巨人集团的广告:“成为巨人的捷径:站在巨人的肩上”。这种标王式的做派虽然不招人待见,但非常有效。这种做事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法,也再三成就了史玉柱的成功,当然也有失败。

史玉柱们笑傲市场,追逐财富,终老于企业帝国。社会在文化、道德的因果报应似乎已经无奈于他们的身影。

“这是一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战场上怕就怕这种人。”

马克斯·韦伯也说过,我们这个时代的命运,是一切终极而崇高的价值从公众生活中隐退。

崇高的价值真的将会在史玉柱们的金钱梦想前隐退吗?也许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19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