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马云道出3次创业的不同收获

五月花 发表 于:10年前 浏览量:69

  精彩观点:

  曾经我以为理想的团队是优势互补。但现在我认识到团队最重要的是宽容,每人都会犯错误,所以能不能在你的伙伴犯错误的时候包容它,能不能你自己愿意付出更多,而不计较什么。

  第一次创业最大的收获是让我重新认识自己;第二次创业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团队的成功带来的成就感,有相当多拿到期权的同事,他们拿到的是相当于10年的工资;第三次创业,认识了自己是一个焦虑的人。

  我非常看重公平、正义的观念,所以我希望在一个小范围之内塑造这样的道德标准并能够得到集体的认同,在大环境里面,除了商业利益之外,希望这个社区能够真正帮到这些妈妈们。

  创业邦:您是一个非常成功的连续创业者,虽然我觉得易得方舟是失败了,但是实际上我觉得他最早向很多人普及了网络的概念。感觉易得方舟有点像现在的水木清华。

  马云:10年前第一次创业,当时我们五个同学,其中有三个人包括我在内是放弃了学位(我在清华研究生学位是没拿到的)。两年之后,易得方舟失败对我们打击很大。第一次创业,可能就像男人的第一次恋爱一样,失恋总是必然的;但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成熟起来,刚开始我们办易得方舟的时候,正如你感觉到就是他像水木清华,它是一个很纯洁很象牙塔的地方,我们没有任何商业经验,甚至不齿说自己是商人。

  那时候因为我们一出来融了600万人民币,就觉得自己好像很了不起,然后人家问你们这个公司怎么盈利?我们当时直接的反映就是看不懂互联网,互联网还需要盈利吗?互联网有眼球就可以上市了。后来回过头来再看其实任何商业的本质,都是要为股东赚钱的。经过那次之后呢我们大家重新认识自己。后来我办亿友的时候,里面的核心团队很多是从易得方舟来的,比如说刘颖,是亿友互联网里面非常核心的人物,现在刘颖是妈妈说的CTO.

  创业邦:您觉得在团队创业的过程中,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另外在选择团队伙伴的时候,你是怎么考虑的?

  马云:曾经我以为理想的团队是优势互补。但现在我认识到团队最重要的是宽容,每人都会犯错误,所以能不能在你的伙伴犯错误的时候包容它,能不能你自己愿意付出更多,而不计较什么。

  我总结过几类我觉得适合做创业伙伴的人。一是同学,因为同学之间是没有利益基础的;第二是曾经多年共事的伙伴,曾经一起面对困难,面对挫折。第三是曾经一起创过业的人,而且最好一起失败过,大家都知道底线在哪儿,都知道失败痛苦的滋味是什么。

  如果已经组成了一个团队,那最重要就是宽容。问自己两个问题,如果在创业过程当中,如果我觉得我付出的东西大于我对应的股份比例,比如说我们两个的股份是一人一半,我觉得我付出了80%,我是不是能坦然开心地面对?

  第二个问题,如果我的合作伙伴作出一个错误的决定,当然我们肯定讨论过争论过,但最终还是按他这个决定走了,这个决定导致了失败,我是不是能坦然面对坦然接受?

  因为其实从组织行为学角度来讲,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付出大于自己的回报,而且你又能怎么肯定说你付出就一定比别人多,如果没有合作伙伴,根本没有这件事情。第二,谁不会做错误决定呢,就算当时按照我的决定去做也有可能一样会失败。

  创业邦:您有下次再创业的打算吗?我看您创业是四年一次。

  马云:每次都不是太成功,所以只能继续创业,第二我可能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创业邦:当时您在做亿友的时候,可以说是中国最早一批的社交网站,虽然当时没有提出这个概念,但是实质形式是很类似的。虽然现在SNS非常火,但感觉还是没有特别好的商业模式,您怎么看待?

  马云:是亿友把六度空间这个概念引到中国来,我们对SNS的最早理解是希望互联网是真实社会的完全映射,把所有的人际关系都可以在互联网上面被反映出来,并且被容易的管理着。但是后来我们发现这是一个乌托邦的理想。因为在计算机系统里面,人与之间的关系,是用0和1来表示的,我们假设0是没有,1就是连着的,顶多我们再加一个属性说我们俩是同事或者是朋友,但是真实社会里,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他可以在这件事情上和我的利益相同,可以在那件事情上和我是敌对的利益的,然后关系还是变化的,今天可能我们是朋友,明天可能就不是,所以这样的系统是无法用一个社区来表达出来的。

  所以我觉得SNS到今天为止没有找到应用模式,就是太多的SNS其实在炒作概念。我相信垂直社区也许是破局的机会,如果SNS找到盈利模式,它其实得和人们的生活非常相关。

  创业邦:您有三次创业经历,但如果我问您哪次创业对您最重要,您肯定会说是妈妈说。但我想问在这三次创业经历过程中,您在每次获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马云:第一次创业最大的收获是让我重新认识自己,我从小就在学校当好孩子,当学生干部,然后在清华时和几个伙伴一起创业,所以当时认为天下没什么难事,互联网改变一切世界,失败之后让我们很务实的认识自己。一开始办易得方舟,人家说我们书生气,我们不知道什么叫书生气,跟别人沟通时很清高,后来通过这件事情让我们了解到,我们其他的很多事情不能做,然后我们应该更尊重别人的贡献,更尊重别人的努力,心存未戒之心。

  亿友验证了我们的想法,就是一家公司必须要有盈利模式。在亿友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团队的成功带来的成就感。有相当多拿到期权的同事,他们拿到的是相当于10年的工资。因为在易得方舟的时候,我们也有过期权,最后失败了大家都说期权是骗人的,废纸一张,在亿友实现了这个理想。

  妈妈说现在还刚刚起步,但是我自己感觉就是反正我每开始一次新的事情呢,我就处于焦虑之中。这次如果有收获,就是认识了自己是一个焦虑的人。

  创业邦:这个焦虑是不是来源于你团队的不成熟?

  马云:会有。但另外,我们只有互联网的经验,但是对母婴这个行业我们是新手,包括搭建一个好的团队,怎么样寻找到社区和电子商务结合的模式,包括怎样安然度过经济危机。

  创业邦:您觉得是不是像您这样有过创业经验的人,更容易获得投资人的认可。

  马云:这是相对的。一次创业成功的人,第二次不一定还那么幸运。当然创业成功一次可能更容易一点,毕竟在过去认识了一些朋友,有一些信任的成分在里面,这是一点优势。

  创业邦:就像你刚才说的,即使易得方舟创业失败了,但是您在那两年走过的路,相当于,就是正常情况下走过十年的路。

  马云:对,我觉得这个也确实是经验的积累,但并不是只要创业过就一定更好。每次我去见VC投资人的时候,他问我易得方舟为什么失败?亿友为什么成功?他们看我对待这件事情的态度。我说易得方舟失败有内因有外因,外因是整个互联网泡沫破裂,内因只是一个团队的极不成熟,根本不了解商业社会,自视甚高。

  创业邦:您在三次创业过程中,都拿到了投资,除了您个人的魅力之外,有没有什么什么技巧?

  马云:如果说有技巧的话,一份漂亮的商业计划书,看起来很不错的团队,是必须的,但是我觉得其实还是靠运气的。第一次是因为在清华里面学生创业是第一次,所以有很多媒体关注,然后上海市政府的一个基金。第二次,我们团队里有麦刚,他原来做VC的,在这方面很有经验,融钱就容易很多,再加上空中网周云帆是我清华师兄,他很帮忙。做妈妈说的时候,我的导师——何庆源原来诺基亚的CEO,包括德同投资都是因为信任的关系。

  创业邦:创业的成功率是很低的,但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前仆后继?您为什么也会成为联系创业者?

  马云:说到最根本你想做什么样的人,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不是一个对金钱、财富追求太多的人。我非常看重公平、正义的观念,所以我希望在一个小范围之内塑造这样的道德标准并能够得到集体的认同,在大环境里面,除了商业利益之外,希望这个社区能够真正帮到这些妈妈们。

  从个人上我的理想,我希望将来有一天我有条件的时候能够去多赞助一些动物保护组织,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只有创业才有机会去实现。

  创业邦:您对其他创业者有什么建议?

  马云:就是创业的路是一条很艰难的路,除非你真的有一个理想,否则别轻易上这条贼船,但是如果已经开始了,你确实觉得这是你的理想,那就应该坚定地走下去,如果成功的话应该谢谢好运气,谢谢帮你的朋友们;如果失败了的话,不要怨天尤人,分析自己的原因。

本文由 五月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0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