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上医医国~狄仁杰

标签:黄帝内经 春三月 发表 于:3年前 浏览量:633

网上看到这篇文章,作者不祥,写得相当好,转摘部分如下:

狄仁杰懂医。《集异记》还记有他的另一轶事,说他“性娴医药,尤妙针术”,有次见一少年鼻下生了个拳头大的瘤子,坠得两眼翻白、气息奄奄,狄仁杰只下一针便让肿瘤脱落,病痛全消。

武则天不可一世,但对狄仁杰却十分敬重,总是称这位比他小六岁的宰相为“国老”。

  大唐的疾患是外邪入侵,占据要害。自然,这外邪指的是武则天,对于李姓王朝,她完全是个异姓,何况是个女流,这在皇权正统、男尊女卑观念根深蒂固的中国绝对是个天大的荒谬与耻辱。而这股邪气却是另一个国老——太宗皇帝的大舅子,凌烟阁功臣之首——长孙无忌为大唐勾引来的。当初太宗原不想立懦弱的李治为嗣,是无忌硬劝才使他登基做了高宗。当然,这也有着他一厢情愿的私心,以为没主见的外甥做了皇帝,老娘舅的地位自然更稳固。不料横空出来一个武则天,高宗的懦弱却成了她的武器。等他摆出国老架子想与这个狐媚妇人较量一番时,一切都已经晚了——若遇到一个坚毅的天子,如太宗欣赏的“英果类我”的吴王李恪,一个过气才人再怎么厉害也是没机会出头的。事实证明,出头之后的武则天是不可抗拒的,她把所有的须眉男儿都踩在了脚下。从皇后、到天后,她一步步重重地走来,直到最后的“圣神皇帝”,满朝文武硬是无可奈何,只好憋着一肚子火俯首称臣。

  这股外邪实在太强悍了,用我们时代的比喻,简直像是绝望的癌症。

  我曾经有幸见过一位中医界的泰斗,闲聊中,他提到了自己治疗癌症独到的心得。他说,一般医家都说要“扶正祛邪”,而他却认为应该 “扶正安邪”,一字之别,境界迥异。他说,既然得了癌症,要硬去驱邪是不现实的,更是伤身危险的,更稳妥有效的办法是安抚病邪,把它的危害收缩到尽可能小的范围内,不去刺激它,让它慢慢减弱毒性;同时精心调理身体,慢慢提高人体正气,如此治疗方有望一日水到渠成,把病患消泯于无形。

  狄仁杰就是采用了这个方法来收拾长孙国老遗留下来的危险残局。

  首先,他尽可能在自己能影响的范围内化解女皇的暴戾之气,引导她向正义的方向靠拢,如上文所说请求武则天赦免被裹胁的罪人、暗讽女皇应分清大臣与奴才、私情与公事就是这样的努力;其次,他在出色地履行国老的职责,整顿朝纲大济庶民的同时,仔细寻找人材,为王朝培养正气。

  搜罗过程很有意思,曾有个年轻人劝狄仁杰留意储备人材,喻之为备药攻病,并自比为“药物之末”请他收用,仁杰笑答:“你正是我药笼中物,一日也不能缺少啊。”看来,狄仁杰自己也把这个事业当成一项储备药物的行动。

  没几年,朝堂要津便布满了狄仁杰举荐的人材,先后有桓彦范、敬晖、窦怀贞、姚崇等数十位干员被武则天委以重任,朝中顿时出现许久未见的刚正之气。有人对狄仁杰说:“天下桃李,悉在公门矣”。狄仁杰回答:“举贤为国,非为私也”。背过身去,他可能会狡黠地一笑,确实啊,我举贤是为了国,大唐国啊。

  日后,这些狄仁杰举荐的人都成了大唐中兴名臣。

  

  狄仁杰对自己这张药方的疗效很有信心,因为他以智者的眼光敏锐地发现了则天皇帝注定不能躲避的宿命,那就是作为一个女人的局限。

  就算你做了皇帝,也还是李家的媳妇,武则天永远不能与李家决裂。她虽然在洛阳立了武氏七庙,但照样得供奉长安唐太庙。她的这个皇帝,也做得很是尴尬。随着年龄衰老,另一个令她夜夜失眠的难题出现了,这皇位,传给谁呢?儿子?那岂不是费尽心机杀人如麻,夺过来玩了几十年最后又老老实实还给李家了吗?侄儿呢?天下人会服吗?就算天下人服气吧,可侄儿毕竟不如儿子亲啊,传给他不是一辈子替外人白忙活了吗?

  狄仁杰看在眼里,心中可能暗暗好笑,但他还是慢慢等待着。终于机会来了,一日武则天召狄仁杰等来解梦,说:“朕连夜梦到双陆游戏不胜,意味着什么呢?”仁杰不假思索答道:“双陆不胜,无子也。这是老天给陛下示警啊!太子为天下根本,根本动摇,天下危矣。听说陛下想立武三思为后,姑侄与母子谁亲呢?陛下如果立庐陵王(被废的中宗李显,武则天亲生儿子),则千秋万岁后配食太庙,承继无穷;如果立了武三思,他的家庙可不会祭祀姑母啊。”武则天毕竟有了七十多岁,人老了多少会恢复一些人性柔情,听完后她眉头紧锁默默不语,也许,她还想听听别人的意见。

  事前,狄仁杰便已经不露声色地做了工作。武则天的男宠,张易之与张昌宗兄弟,看着武则天一天天老迈,心中越来越惶恐,他们倒也知道自己的斤两,明白武则天驾崩之日便是自己的末路。于是,他们向智者狄仁杰请教“自安之术”。狄仁杰告诉他们,只有一个方法能长保富贵,那便是劝皇上将李显迎回洛阳,立为太子,你二人若能立此奇功,一旦李显继帝位,便有了迎立之功,任何灾难也不会降到你们头上了。漂亮的二张听得眉飞色舞。

  冰山下,地火暗暗涌动······

  女人总是浪漫的,即使是七十多岁的武则天。尘埃落定的那一刻也是安排得那么富有戏剧性。

  一日,武则天专门召狄仁杰来商谈太子事,说到动情处,狄仁杰呜咽不已。武则天背过身去,悄悄拭了拭眼角,沉吟片刻,柔声道:“还你太子!”

  帏幕缓缓拉开,现出了同样泪流满面的李显——武则天终于迎接儿子回朝了!狄仁杰欣喜之极,拜舞称贺,大滴大滴的泪润湿了鲜红的地毯。

  这一刻,史书记载:“卒复唐嗣”。

  从地毯上挣扎着站起身来,狄仁杰觉得一种虚脱似的疲惫,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使命终于完成了。他算了一下,今年六十九了,他抬起头,看着皇帝也是满头白发一脸沟壑,他长长舒了口气。

  又有两行热泪汩汩流下。

  

  两年后,狄仁杰病重。

  他知道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但他一点也不哀伤,因为他看着自己为大唐帝国搜集的药已经陆续下锅,天地间已经弥漫开来一阵阵浓郁的药香。

  他很欣慰,因为自己为大唐保留了元气,可他已经等不到药效彻底发挥的那一刻。但他似乎能看到那最后的一暮:一个孤独的老妇人蜷缩在深宫一角,听着门外传来狂喜的乐声,新人登基的锣鼓号角;她双目紧闭,面无表情,好像很安详,但全身似乎在黑色的大被底下瑟瑟发抖;寒风吹动檐间的铁马,发出冷冰冰的金属交击声,在鼓乐间很是刺耳。

  他甚至能猜到把这位妇人送入深宫的人是谁。张柬之,对,一定是他,这个湖北老头子,他是自己用在武则天身边的一味重药,药性刚猛。

  他清楚记得自己向武则天固执地推荐这位老人的情形,直推着武则天把他任命为候选宰相方才罢休。

  想起武则天,他猛地打了一个寒噤,他仿佛看到了一双能洞彻一切的眼,就像别人看自己的眼的感觉那样。他忽然认为,武则天八成也是能猜到这一幕的,但她就是不说破,由着自己安排。

  也许,武则天知道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大唐吧。

  大唐是他狄仁杰的,也是她武则天的啊。她武则天与世人斗了一辈子,终于来到了万仞绝壁脚下,再也无路。

  回头,还是大唐;前方,将是更大的盛世。

  大唐······狄仁杰喃喃念叨着,在药香中闭上了双眼。

本文由 春三月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01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最新评论共有1条评论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