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连载《阿里巴巴马云》14:去美国 要不要带防弹衣

米花 发表 于:10年前 浏览量:206

  我们清掉了很多高管,这是最大的痛苦。就像一个波音747的引擎装在拖拉机上面,结果拖拉机没飞起来,反而四分五裂。

  马云是2000年7月登上《福布斯》杂志的封面的,不到一个月,“网络已死”的大标题也登上了许多媒体的版面。

  第一届西湖论剑是2000年9月10日召开的,热闹过后仅10天,马云就宣布阿里巴巴进入6个月紧急状态。“未来半年是非常严峻的半年,随时做好加班准备。”

  2001年1月,阿里巴巴的账面上只剩能维持半年多的700万美元,更可怕的是,当时的阿里巴巴并没有找到赚钱的办法,这时所有的风险投资商也都不愿再掏一分钱了。

  撤站裁员、全面收缩成为阿里巴巴的当务之急。

  “冬天的时候,我们当时犯了很大的错误。一有钱,我们就请高管,就请洋人,请世界500强的副总裁。可最关键的时刻又要做决定请他们离开。我们清掉了很多高管,这是最大的痛苦。就像一个波音747的引擎装在拖拉机上面,结果拖拉机没飞起来,反而四分五裂。”事后马云如是说。

  于是,在2000年1月召开的阿里巴巴的“遵义会议”上,马云和决策层作出了三个“B TO C”的战略决定:Back TO China(回到中国),Back TO Coast(回到沿海),Back TO Center(回到中心)。所谓回到沿海是指将业务重心放在沿海六省。回到中心是指回到杭州,正是这次会上,第一次确认杭州为阿里巴巴总部。

  然而决定是困难的,执行更加困难。在这个时刻,一个关键人物来到了阿里巴巴,他就是关明生。关明生比马云大十几岁,有16年GE高层的宝贵管理经验。当马云、蔡崇庆、吴炯为大裁还是小裁而犹豫不决时,关明生果断地说,要杀就杀到骨头!当马、蔡、吴都下不去手时,关明生坚决地说:这个恶人我来做!

  请听关明生的亲口讲述:

  “当时的阿里巴巴有五个战场:中国大陆、香港、美国、欧洲和韩国,但这五颗子弹里只有一颗子弹能够致胜,只有一个地方能够活命,那就是大陆,就是杭州。

  “封杀从杭州开始。当时在杭州英文网站有一个三十来岁的比利时员工,年薪是6位数美元,我去和他谈,说我们已经付不起你的工资了,你如果同意把薪水减一半,把股权升三倍(要是接受麻烦大了),可以留下来。这个年轻人想了想,没有接受,于是我们就把他开了。他走时哭了。三年以后,这个比利时年轻人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在我的母校伦敦商学院读书,现在毕业了,他的毕业论文写的就是阿里巴巴。

  “1月29号,大年初一,我和蔡崇庆到美国封杀。出发前,太太帮我整理行李,问我要不要带防弹衣?她说加州解雇了一个金融员工,结果那个人拿着机关枪把老板和HR头都打死了。你这样做会不会有危险?

  “当时阿里巴巴在美国硅谷有30 个工程师,没有一个年薪低于6位数的。我和蔡崇庆几乎把美国整个办事处的人都解雇了,只剩下三个人。

  “1月30号,大年初二,我和蔡崇庆又来到香港。香港办事处有30人,裁得只剩下8人。有一个员工回上海和家人过春节,我用电话就把他解雇了。蔡崇庆也用电话解雇了一个工资很高的欧洲同事。

  “然后我和蔡崇庆又飞到韩国。把人全部裁掉了。他们都哭了。我们付了三个月的遣散费。

  不仅仅是封杀别人,马云、蔡崇庆等也把自己的工资减了一半,并且在公司中提出零预算:广告一分钱不花,出差只能住三星宾馆。

  自断其臂是痛苦的,但效果立竿见影。每月的成本立刻从100万降到了50万美元,阿里巴巴赢得了宝贵的一年喘息时间!

  Porter后来说:“我只有一次看见马云对自己没信心。有一次马云打电话给我:‘Porter,你觉得我是个不好的人吗?’我说:‘为什么说这个?’马云说:‘这些人离开公司,我心里很难过。这些人愿意留在公司,现在因为我的决策失误,这些人要离开,这不是我想做的事。’”Porter记得,马云在电话上好像哭了。

来自:http://www.changjiangtimes.com/htm/2007-12-27/72547.htm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0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