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立佰趣:看指纹技术的应用前景

米花 发表 于:9年前 浏览量:181

那幢并不起眼的小楼已经略显拥挤,工作人员们正在物色新的地址,好给大量新招来的员工安排位置。

陈晓峰独自坐在那间装修精致的办公室里,电话响个不停,他看上去很忙。做天使投资出身的他领导着这家已经创业多年的公司,在做了多年的“铺路”工作后,现在他终于有机会要大干一场了。

“我们并不能算是一家快公司。”运营指纹支付业务(指付通)的立佰趣公司CEO陈晓峰略显“谦虚”地说道,由于涉及到很敏感的金融门槛,这家公司过去一直在漫长的和金融机构对接、说服、打通渠道的工作中度过自己的创业阶段,默默无闻地淹没在创业者的大军中。

但陈晓峰显然相信,这件事情一旦做成,那一定是一件看不到边的大事,和他持有同样观点的还有中金、鼎晖、联想这几家背景深厚的战略投资者。

2011年初,立佰趣正式宣布获得中金、联想、鼎晖等总金额达5亿人民币的注资。同时,立佰趣还与花旗集团在海外设立合资公司,共同开拓海外市场。

陈晓峰将在这几家背景深厚的投资者的助力下,开始一场新的征程。

买下100%股权,天使投资人变身CEO

2006年前后,陈晓峰从刘君那里买下了这家公司100%的股份,当时这笔交易金额是100万美元。“当时身边的人都不看好这笔交易。”

这原是一项十分隐秘的技术。在指纹技术开发早期,这项技术主要应用于警方破案这样的专业领域,普通人和其接触甚少。

现任立佰趣CTO的刘君1992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他在大学里一直学习生物识别技术,并且以此作为自己的毕业设计,他在毕业后长期参与国家在指纹识别技术上的研发,并成为业内为数不多的专家之一。

在大学毕业后不久的1993年,刘君就和一些朋友一起创办了一个指纹识别方面的工作室,承接一些这方面的业务——这便是今天立佰趣公司的前身。

“在那个年代,指纹识别大部分还是用在专业领域,例如警用领域,是用来抓罪犯的。”刘君告诉记者。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到了90年代末期的时候,指纹识别技术向民用推广,已经具备了比较成熟的条件了。刘君指出,那时硬件的价格已经下降很多,设备性能也大大提升,过去一些只能在PC机上运行的指纹识别算法,已经可以顺利运用在小型终端机器上了。

这时,刘君的公司开始以销售指纹识别芯片给其它硬件厂商为生,“那时我们也挺赚钱,但是由于这个行业用途有限,所以感觉潜力远远没有开发出来。”刘君表示。

在200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刘君碰到了后来的合作伙伴——天使投资人陈晓峰。“他的创业想法打动了我,我认为他最终选择的方向才是重要的方向。”刘君告诉记者。

陈晓峰是国内比较早期的天使投资人之一,他成立过一个叫做润盛基金的投资机构,投资过郁金香传媒、分众传媒、名品导购网、永琪美容美发等多家企业。

陈晓峰向刘君详细分析了指纹技术在未来的应用前景,他决定彻底改变过去单买产品的商业模式,而是将其和服务捆绑,“每用一次就可以收一次钱”。

在那之后,刘君引入了陈晓峰的天使投资,并向陈晓峰出售了40%的股份。2006年前后,陈晓峰从刘君那里买下了这家公司100%的股份,当时这笔交易金额是100万美元。

刘君告诉记者,他认为陈晓峰比自己更加精通指纹技术的市场推广,因此他决定将公司卖给陈晓峰,“陈晓峰负责业务,我负责技术,我们多年来一直搭档很好。”刘君表示。

“当时身边的人都不看好这笔交易。”陈晓峰向记者回忆道,这是因为当时指纹识别技术应用的领域还很窄,例如考勤门禁系统,只需购买一次设备,便能够重复使用好多年,这意味着这块的市场很可能做不大。

但陈晓峰依旧坚持买下了刘君的公司。此后,他又花了一年的时间完成和军方的产权剥离,并对公司进行重组,使其变成一个完全民用化的商业公司,这便是今天运营指付通业务的立佰趣公司,陈晓峰担任公司的CEO,而刘君继续担任公司的CTO,负责技术研发。

在此之后,陈晓峰又回赠了一部分股份给刘君和他的技术团队,“一直到现在,我和陈晓峰都没在公司里拿过工资。”刘君指出。

陈晓峰仔细思索后,决定转变以往公司只卖产品的模式,将其变成一种服务,后来他想到了指纹支付这个主意。

由立佰趣开发的这种指纹支付终端类似于银联的POS机。消费者在进行支付时,手指按在指纹支付终端的读头上,终端设备把用户的指纹数据信息(非图像 信息)传至系统,找到与该指纹信息相对应的付款账户,消费金额就自动从客户的银行账户划至商户,完成支付,整个过程在5秒钟之内。

这样一台指纹支付终端的费用在数千元左右。

3年说服银行合作

“我们这个业务,实际上一点都不快,是推进很漫长的一个过程。”陈晓峰说。不过,这在另外一个程度上构筑了指付通的天然门槛——如果有企业希望模仿指付通的商业模式,将是十分困难的。

在开发出指纹支付技术之后,陈晓峰需要首先说服银行同意,使他们愿意和自己合作。

那是一段艰苦的岁月。陈晓峰回忆道,有一次,他守在某家大型商业银行的总行门口,等待事前约好的行长出现。但在苦苦等候7个小时后,这家银行行长对他笑了一笑,居然忘了他是谁。

“从06年开始,我们开始大量和银行沟通,并尝试去获得监管层的批文。”陈晓峰回忆道,这都在他的意料之中,银行起初对此十分谨慎,因为这需要开放 银行的资金接口,需要连接到银行总行的数据中心,大多数银行都对还名不见经传的指付通心存疑虑,立佰趣花了3年的时间才走完这一阶段。

在第一个阶段,陈晓峰需要通过各种方式说服银行和他合作,这个过程就花费了一年。这几乎涉及到银行的每一个环节,包括银行的业务、财务、技术、风控、法规、运营部门,每个部门都得点个头,“最后还是要大行长点头才行。”陈晓峰表示。

在2007年的时候,农业银行总行终于与指付通签订合作协议,同意在上海尝试指付通的指纹支付业务,在此之后,指付通又说服了工商银行、招商银行等多家银行同意。

在第二个阶段,指付通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去和银行的系统对接,这同样是一个费时费力的过程。

“这需要重新建设一个接口。”陈晓峰告诉记者,和大多数第三方支付公司不同,指付通的这种接口更加复杂。这是因为国内的支付宝、快钱等第三方支付公司都是采用银行的标准接口,对接银行的前置外围系统,这还相对比较容易。

陈晓峰强调,指付通的这种接口完全不同,这些接口都是需要重新建设的,直接对接银行最核心的系统。“全国到这个层面的接口就只有银联和指付通两家。”陈晓峰强调。

重新建设一个接口,这需要一笔不菲的花费,这笔钱也都由指付通来承担。银行对此要求十分苛刻,因为这涉及到金融安全的问题,包括服务器的架设在内,都要达到金融级别的要求——这个事情在前期,几乎都是短期看不到产出的投入,这个过程又过了一年。

到了第三年,终于进入了和银行合作的系统试运行阶段。可是银行对此事的态度依旧十分谨慎。在试运行初期,银行仅允许银行的内部员工,以及持有指付通介绍信的人,才能在银行的个别网点试着办理指付通的业务试用。

这样又运行一年,银行终于同意推广这项业务,这时候市民已经不需要介绍信就可以办理这项业务。

“所以我们这个业务,实际上一点都不快,是推进很漫长的一个过程。”陈晓峰深有感触地回忆道。

然而这种艰难的过程,在另外一个程度上构筑了指付通的天然门槛——如果有企业希望模仿指付通的商业模式,将是十分困难的。

引入团购+指纹支付模式

立佰趣的商业模式对资金流要求极高,因此需要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实力。陈晓峰向记者透露,几大机构注资后,自己依旧是该公司的控股股东。

在和银行的合作当中,立佰趣主要依靠银行的手续费分成来获得收入。目前,立佰趣和每个银行签订的手续费标准根据情况会有不同。

例如餐饮类POS机付费,目前银监会规定的刷卡手续费标准是2%,收单银行、发卡银行和中国银联按照7:2:1的标准分成,在立佰趣的经营模式中,直接和银行按照5:5的比例分成手续费,不再有过去的收单行和发卡行的区分。

在成功说服银行合作之后,陈晓峰开始遇到一个新的挑战——他需要说服用户们接受这种看上去还很新潮的支付方式。

陈晓峰决定,将推广初期的策略严格限制在自己的大本营上海地区,而不是急于到全国各地去分散铺点。

为了吸引习惯刷卡付费的用户们加入他的业务,陈晓峰想到了近期红火的团购模式,他希望将自己的指纹支付系统和团购结合起来,吸引用户,并捆绑商家。

例如在和上海的美容美发连锁店永琪的合作中,立佰趣先行将大笔资金垫付给商家,“这相当于由我们开办了一张大会员卡,然后再分给指付通的用户使用。”陈晓峰指出,这种团购的方式被他们称作“先享受,后付费”的模式。

此前,永琪的会员需要先在会员卡里预存一大笔现金,才能享受相应的折扣(如5折、3折)现在只要在永琪选择用指纹支付,用户可以不用预存现金就可以直接在永琪享受低至3.8折的折扣。

“我还没有见过哪个商家不喜欢这种方式。”陈晓峰告诉记者,这种由立佰趣先把大批预消费资金垫付给商家的方式,是大多数商家都很喜欢的。

在这种模式中,消费者到立佰趣合作的商家(如永琪)消费后,商家就会把立佰趣预先垫付的资金返还给立佰趣,立佰趣借此回笼资金。

这种模式开始引申出陈晓峰希望的第二个盈利来源——通过赚取消费者和商务之间的消费差价来赚钱。例如某商户给立佰趣的折扣是3折,而消费者可以在商 户那里享受4折的优惠,那么立佰趣就可以从中赚取10%的差价,而商户则从立佰趣那里获得现金流。依据不同商户的情况,立佰趣和他们签订的价差合同也有差 别。

陈晓峰强调,现有的团购模式很容易出现问题。用户需要将钱先付给团购网站再去消费,商家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收到这笔钱,因此消费者在消费时遇到消费歧视的现象层出不穷。

对商户而言,他们离现金很远。由于网络团购存在账期,如果团购网站拖延账期或者中途“跑路”都会给商户带来经营风险。而团购的海量客户也可能超出商户的承受能力,使其服务大打折扣,以至砸了自己的招牌。

一些大型商户担心团购会破坏原有资金流,难以将其利润最大化。因此存在排斥网络团购的心态。

以一次预付一家商户10万元为例,如果这家商户一周能消耗掉这10万元,立佰趣便可从中获得10%-20%的折扣分成,并补足10万元预付款。

与此同时,为吸引消费者开办指付通业务,立佰趣公司还和DQ、哈根达斯、永和大王、一茶一坐、吉野家这样的商家合作,只要在这些商家采用指纹支付, 达到一定金额(如50元)就可以兑换一张价值80元的电影票。陈晓峰坦承,这部分业务实际上是立佰趣公司为了吸引消费者的一项促销补贴行动。

陈晓峰希望通过这种改良过的团购+指纹支付模式,获得消费者和商家的青睐。他向记者透露,自己正在与几家国内大型团购网站洽谈合作,并将先选择其中一家合作,使其成为自己的代理商,一同推广这项业务。

但他承认,这种模式对资金流要求极高,因此立佰趣需要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实力。

在2011年初,立佰趣正式宣布获得中金、联想、鼎晖等总金额达5亿人民币的注资。同时,立佰趣还与花旗集团在海外设立合资公司,共同开拓海外市场。

陈晓峰回忆道,在当时引进战略投资者时,花旗、金光集团、软银这样的国外大财团也试图希望进入,但是他们最终决定和中金、联想、鼎晖这样的国内大型财团合作,这是因为在国内金融行业,股东的背景非常重要,毕竟金融仍然是比较敏感的行业。

陈晓峰向记者透露,在这次注资后,他自己依旧是该公司的控股股东。

这一轮的注资给公司带来了深厚的背景。在此之后,立佰趣和金融机构的合作开始更加顺利。2010年12月,随着《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的颁布实施,立佰趣已被上海市政府及市金融办列入首批申请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的重点扶持企业之一。

陈晓峰表示,目前他们已经吸引到了70多万的用户开通指纹支付业务——这些用户全部集中在上海,他希望到年底之前能够达到300万人的规模。

接下来的这一年,将是陈晓峰和他的立佰趣最关键的一年,能否在年内达成自己的战略预想,成功“圈到”足够多的用户,将是其业务版图是否能如期铺开的关键一仗。

陈晓峰强调,立佰趣短期内不会寻求上市,他认为上市会分散公司注意力,并让许多创业者误入歧途。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56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