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吴菊萍(阿里巴巴销售客服)接住10楼坠落女孩,

米花 发表 于:9年前 浏览量:197
救人英雄吴菊萍 躺在病床上


从10楼坠落的是个女孩,叫“妞妞”,两周岁零一个月大。

  妞妞非常幸运!从10楼坠落,被一位过路的女士奇迹般地用双手接住了。

  参与救“妞妞”的人,还有好几位。

  昨天中午12:15,白金海岸小区居民张女士,午饭后抱着15个月的儿子,在花园散步,走到凉亭,突然听见头顶上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声,她还听见有个老太太大声喊:“别爬!别爬!别爬!”

  “我以为是对面有大人在打孩子,就走出凉亭抬头一看,22幢3单元10楼的大妈站在阳台上,朝2单元那边很慌张地大喊。”

  张女士顺着大妈面对的方向再看,发现一户人家的窗沿上,居然坐着一个很小的孩子!

  “我看着小孩先把右腿跨出了窗外,然后又用手拉着窗户,左腿很快也跨了出来。小孩爬得很快,大约只有1分钟时间,整个人就挂在窗台上了。”

  2单元901室的潘先生,就住在妞妞家楼下,他也是听见3单元那位大妈的喊声才跑出来看。“我看到孩子时,她已经挂在阳台上了,两只手使劲扒着窗台,脚下是悬空的。”潘先生说。

  潘先生马上冲到阳台上,把靠在墙上的一副2.5米高的梯子拉了出来。901的阳台与1001卧室的窗台,斜着距离约为3米,潘先生伸长胳膊把梯子举出去,想把孩子的脚接住,可梯子前端刚刚碰到孩子的脚底。

  潘先生说,“我想让她的腿卡在梯子的木格子里,再把孩子拉回来。一边叫家里人快去楼上,叫孩子屋里人快开门救人。”

  潘先生的弟弟马上跑上楼,看见孩子的奶奶正在1001门口撬门,小胡说,“对面1002室住户也在帮忙救人。可是门是被从里面反锁的,怎么也打不开。”

  在窗台上坚持1分多钟后,孩子终于支持不住,掉了下去。

  “我看见孩子一松手,就用梯子挡了一下,可是没有挡住。”潘先生最后的努力,让孩子的身体在空中转了方向。妞妞的头向后仰,脸朝上平躺着摔了下去。

  20幢7楼的保姆胡阿姨,看到了孩子下落时的情况。20幢正对22幢楼,胡阿姨正在厨房做饭,听到有人喊,就走到阳台上。

  “孩子刚往下掉的时候脸是朝上的,可是身体很快就打转了,落得很快。大概横着转了两圈,就掉到了二楼的位置。”胡阿姨回忆时还在后怕,“一楼被树挡住了看不见,我想,完了,肯定完了,肯定没救了……”

  这时,住22幢2单元1楼的徐女士,打开自家窗户看见,楼下一位女士左侧身体着地,斜躺在绿化带里,连声说“很疼很疼”,孩子倒在女士头部右边,没有一点声音。

  几分钟后,孩子哭了一声。

  孩子还吊在窗台时,保安就赶到了现场。一位保安说,他和两个同事正在楼下想办法救人,孩子就从楼上落了下来,他马上抱起孩子,跑到小区门口,另一个保安拨打了120。

  120赶到,把孩子和受伤的女士一起送到医院。

  吴菊萍勇敢的妈妈伟大的母亲

  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张开手臂接住女童的这位英勇女士叫吴菊萍。  她是嘉兴王江泾镇人,来杭州工作11年了,现在阿里巴巴诚信通做销售客服,老公是富阳人,两口子把家安在了滨江,有一个7个月大的孩子。

  吴菊萍住在滨江白金海岸23栋10楼,坠楼的女童住在22栋10楼,两户人家虽相隔两个楼道,但素未谋面。事发前,两家人不认识。

  吴菊萍踢掉高跟鞋,张开双臂

  昨天下午5点,记者在富阳市中医骨伤医院三楼病房见到了吴菊萍。

  轻轻推开房门,吴菊萍正躺在病床上挂盐水。她比想象中要娇小,鹅蛋脸,1米60不到的小个子,裹在一件蓝底粉色红心的棉布小洋裙里。

  床头的病历卡写着“吴菊萍,1980年出生,左尺桡骨多段粉碎性骨折。”看得出吴菊萍很疼,她右手垫在左手下,面色有些苍白,嘴唇抿得紧紧的。

  邻床的病友见记者来,连声说“赶紧采访这位大英雄。她流了不少血。”

  吴菊萍听了有些害羞,轻声说:“哎呀,没什么,没什么。”吴菊萍说,当时没这么痛,现在人清醒了,就痛得厉害起来。

  在记者一再请求下,吴菊萍回忆了事发时情形——

  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在刹那间发生的。

  1:00左右,我和老公吃好饭出家门,是我的一位同事有约,说要看我们新房子的装修。同事已经在路上了,我们出门有些着急。

  家到小区门口,也就五六十米的样子,过了两三分钟,我俩还没走到小区门口,猛地听到我婆婆的叫声。

  我回头看我家窗口,我婆婆激动地挥舞着手。我们没多想,拔腿就往回赶。我穿了一双四五厘米高的高跟鞋,跑得不快。老公一个箭步冲在我前头,往楼上去了。

  我到楼下,已经有四五个人在下面了。保安拿着对讲机喊“10楼……一个孩子。”耳朵还刮到几句“要掉下来了!掉下来了!”

  周围一片闹哄哄的,什么也听不清。

  我眯着眼睛往楼上看,阳光有些刺眼,隐约看到是隔壁家的孩子挂在窗台上,不是我家孩子。

  我当时也没细想,心里很急,踢掉高跟鞋,往楼下快速靠近几步。

  这时,听到楼上一声尖叫,我下意识地双手手臂一张,真是“嗖”的一下,很快很快,左手臂一阵剧痛,我整个人就倒下去。

  我知道,我接住了。

  我人也晕了过去。

  吴菊萍老公小陈搓了一把脸说,“真是很短很短的时间。”

  他又补充了一些——

  我比老婆跑得快。我冲回家,发现儿子躺在地上。

  我妈妈脑袋探出窗口喊,声音几乎是号叫!我挤开她,往楼下看,我老婆竟躺在地上了,怀里好像还有个孩子。

  我冲下楼时,老婆怀里的孩子已经被别人抱走了。

  老婆晕晕乎乎的,手臂上还有血。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婆赤脚,旁边一个大妈,脱下自己的拖鞋,套在我老婆脚上。我赶紧扶起老婆往小区外走。

  我在小区门口看到坠楼的孩子,围了很多人,有人在打120。

  我等不及了,开车送老婆去武警医院抢救。

  我只记得在武警医院交钱拍片的时候,我看了表,1点15分不到。也就是说,除掉我开车去医院路上的时间,事情整个过程,顶多七八分钟。

  在武警医院,老婆才有点醒过来,她问我“孩子呢,孩子呢”,我答不出来。后来,我在医院急诊室看到小区邻居,才知道那个救下的女孩,也送到武警医院来了。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60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