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小贩夏俊峰刺死城管获死刑:妻儿获社会同情得资助

五月花 发表 于:9年前 浏览量:60

两年前,“小贩夏俊峰持刀刺死城管”一案震惊世人。两年中,夏俊峰先后迎来一审、二审两次“死刑”的判决。对于判决和夏俊峰的命运,无论有着怎样的争议,最终还是应该由法律裁定。但是,夏俊峰身后那个处于底层社会的家庭,他的妻子、儿子的命运,却因此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一】

8月6日下午1点,从沈阳到北京的动车进站。

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带着儿子强强来到北京。十岁的强强拽拽张晶的衣角:“妈,这就是北京吗?”第一次出远门,强强很是兴奋。一路上,东摸摸西看看,不断地问张晶:“妈,这就是D字头啊。”“妈,这空调真凉。”

看着儿子这么开心,张晶心里松了一口气。丈夫出事以后,本来活泼开朗的儿子变得内向而寡言,常像一只容易受惊的小兔子。张晶意识到丈夫的事情给儿子心里造成了很大影响,为了带孩子散散心,母子俩应一位热心网友“太极老兵”的邀请,来到了北京。

“我带儿子来北京了,去天安门,去天坛了,看画展了,我们俩对儿子最初的承诺实现了……”张晶在微博里这样写道。

如果不是两年前的那场悲剧,强强的身旁还会有他的父亲夏俊峰。

张晶和夏俊峰在沈阳五爱市场门口卖烤肠。当初决定摆摊,两个人做过不少的思想斗争。毕竟,做这样的小摊小贩“抬不起头”。不过,为了儿子强强,下岗后的夏俊峰决定“抛开脸面,抛开一切”。

聪明懂事的强强是夫妻俩的骄傲。强强连续两年获得东北三省绘画比赛一等奖。老师经常劝夫妻俩带着强强去北京参加比赛。每当这时,夫妻俩只有无奈地苦笑。一万元的花销对这个贫寒的家庭来说是一笔“巨款”。

因为“占道经营”,夏俊峰夫妇的小摊跟周围商贩的小摊一样,每天面临着城管的“突击检查”。只要有人高喊一声“来了!”,所有的小贩瞬间四散而去。 张晶要稳稳地端住油锅,不能泼出一点,夏俊峰则要推着车子一路狂奔。每次跑到安全地带,两人总要大口大口地喘气,半天缓不过来。

这样的“奔跑训练”,每天都会上演。少则两、三次,多则四、五次。张晶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儿子好好学习,长大了别像我们一样。摆小摊,没出息。”

头半年,凭着年轻、腿脚利索,两口子从未被抓过,他们一直小心翼翼,攒着钱,准备送孩子去北京参赛。

钱攒的差不多了,眼看着孩子7月就放暑假了,“就差那么一点”,悲剧发生了。

2009年5月16日,在风雨坛街的路口,正在支摊的夫妻俩被突然出现的城管们逮个正着。随后,夏俊峰随同执法人员到勤务室接受处罚。这一过程中,夏俊峰与执法人员发生争执,夏俊峰摸到了兜里装着的小刀——那把用来做生意削香肠的小刀,向城管的身上扎去,两名城管死亡。

【二】

事发两年来,作为妻子,张晶从未放弃丈夫;作为母亲,她一如既往地盼着儿子能够在绘画方面有所成就。

为了争取遇难者家属的谅解,张晶和婆婆两次登门谢罪。情绪激动的被害者家属把全部的愤怒都发泄在张晶身上,推搡着、打骂着。但张晶低头,任他们在背上捶打,“打吧打吧,只要你们解恨了就行,你们解恨了就别让我老公死了……”

那段最无助的日子里,张晶每天忙得昏天黑地,忙着劝慰老公,忙着凑钱请律师,忙着照顾公婆。但她却忽视了年仅九岁的强强,孩子变得越来越沉默。

“一次我跟他走在偏僻的小道上,前边有一个男人,他突然说:‘妈妈你等一下,我去拿块石头’……”张晶心酸地说。

一直以来,张晶只跟强强说“爸爸犯错误了”。这时,她忽然意识到,聪明敏感的强强可能已经明白了一切。看着时而怯懦时而成熟的孩子,张晶觉得他突然长大了。

到北京的第二天下午,强强参加了“平安北京”的活动。一回来,他就眉飞色舞地给张晶讲“下午看到郑渊洁爷爷了,那可是他本人啊”,“妈,妈,我看见冯巩了,他又说‘我想死你们了’!”

“看到儿子话多起来,笑容灿烂起来,我的宝贝儿子啊!妈妈又看到你两年前的样子了……”当天下午,张晶连发四条微博,字里行间充满着喜悦。

张晶说,从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好心人帮助自己,却不求一点回报。邀请母子俩的“太极老兵”说,自己只是觉得孩子无辜,希望能给孩子力所能及的心理辅 导。谈及牵扯进这场悲剧中的另外两个家庭,“太极老兵”也深表同情,毕竟是两条生命的流逝。“双方都是体制乱象的牺牲者”,只能报以悲痛与哀悼。

像“太极老兵”这样的人还有许多许多。

夏俊峰一案经媒体报道后,这个底层家庭的生活状态为更多人所关注,出乎意料的是,许多人抱着不同的心态,几元、几十元、几千元、几万元,善款源源不 断地打到张晶的卡上。仅仅3天,就筹集了17万元。每天,张晶不管多忙多累,只要接到捐款,她都会拿出自己的小本,一笔一笔地认真记上,“等我有了能力, 一定要回报”。

张晶的手机一度如同热线电话响个不停。一次,电话那边的人直接问:“我能帮你干点啥?”当时张晶就愣了。对方又补充道:“你有住的地方不?可以来我家住。你出门不?我可以用车送你。”张晶隐忍了许多天的眼泪夺眶而出。

更有一些自己也在贫困中挣扎的人伸出了援手。一位没有留下名字的下岗女工,愧疚地说自己帮不上多大忙,只是估计张晶在北京打电话很贵,就给她充了50元的电话费。

张晶感觉自己突然从一个人变成了一群人。正是这些最普通、最平常的老百姓带给她温暖与安慰,陪伴她捱过了最困难的时刻。

【三】

来京的第四天下午,笔者陪同张晶母子来到天安门。“以前在新闻联播里总看见天安门,一直就觉得这辈子看回天安门就没啥遗憾了。”张晶叹了口气。

强强在广场上绕着圈跑啊、跳啊,双手比划着问张晶:“妈妈妈妈,那个带小翅膀的柱子在哪儿呢?”张晶远远地指着“那叫华表。”“咦?咋有两个呢。”

“自从‘那事’之后,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孩子这么开心。”张晶疼惜地望着强强。丈夫未知的命运,让她始终无法开怀。

强强跑到离张晶很远的地方,突然转过头对笔者说:“其实我心里挺自卑,家里爸爸不在了。不,爸爸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过几天,张晶还会带着强强去一趟武汉,在那里,一场名为”夏建强的画”的画展将于8月20日至8月23日展出。“这是武汉的画家龚剑帮强强办的画展。”张晶说,到时候,强强一定会更高兴些。

当笔者电话联系到龚剑时,他坦率地表示,很早以前就听说过夏俊峰一案,彼时,在浩如烟海的新闻信息中他并没有给予特别的关注。直到看见微博上夏建强的画,仅仅因为那有些灵气和表现力的画,让龚剑萌生了为强强办个画展,纾解孩子情绪的念头。

“办画展,不仅是展现孩子的天赋,更是想让更多人知道这样一个家庭的悲剧,和这对母子完全的无能为力。因为,我们有太多的无能为力。”龚剑说,自己 当过记者,身边的同事采访城管,带回来一箩筐的抱怨。城管每年被扯坏多少件衣服,扯掉多少粒纽扣。“小贩和城管,都是底层。而悲剧在于,当你选择另一种职 业,就被安排了‘天生的敌人’。”

对于将来,这对母子不敢想太多。即使是“最理想的判决结果”,这个本已贫困的家庭还将面临着巨额的民事赔偿。

如今,说起曾经的悲剧,张晶语气平静,表情淡然。两年多的时间,已经让她从最初的崩溃中走出来。“只是,谁都无法替代一个父亲对孩子的影响。”

不争的事实是,小贩夏俊峰的家庭、死去两名城管的家庭,都永远无法回到曾经的平淡生活。这样的悲剧,用什么来避免?

本文由 五月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6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