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国内的手机游戏代理生意

米花 发表 于:9年前 浏览量:149

国外游戏开发者对中国市场最看重两点:一个是本地化的渠道;一个是本地化的经营策略。

如 果你看到一个人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那十有八九是在玩《水果忍者》,作为全球最火爆的休闲游戏之一,《水果忍者》正在积极开拓中国市场,游戏开发 商Halfbrick Studio是一家澳大利亚公司。“九城、腾讯等大公司都和我们有过接触,最终我们选择了乐逗,因为在中国只有乐逗专注于手机精品游戏的本土化运营,最了 解我们西方开发者所需要的,我们的合作没有隔阂,了解各自的需求。”《水果忍者》的创始人Shainiel说。

游戏的本土化运营不是汉化那 么简单,为了让游戏可以入乡随俗,更加迎合当地玩家的口味,游戏内容需要做更深层次的修改。“其实仅从汉化角度国外公司运作起来就有一定的困难,比如《水 果忍者》中日文发音的词语Sensei’s Swag(师父模式),如果直接交给翻译公司很可能被翻译为先生模式。”乐逗游戏联合创始人高炼惇说。除了汉化之外,中国版的《水果忍者》增添了许多具有 中国元素的道具,比如新的刀和水果以及十二生肖背景等等,为此乐逗和Halfbrick Studio还专门合作成立了针对中国玩家的研究部。

“我 们知道国外的开发者需要什么,一个是本地化的渠道,一个是本地化的经营策略。” 苏萌是乐逗游戏的COO,负责海外精品游戏在中国的本地化运营,他曾就职于腾讯,十分了解国内各大平台。中国的手机游戏发行渠道众多,存在着大量的第三方 应用商店和手机终端,国外开发者很难掌握这些渠道资源。除发行之外,乐逗还可以帮助海外开发商修改游戏,内置广告和付费系统,选择正确的平台进行合作,这 样一整套的代运营服务。“乐逗游戏平台中已经植入了新浪微博等众多平台,海外开发者不需要一家家去谈,节省了很多成本。”高炼惇说。

“中国 的市场是非常凌乱的市场,我们必须要有一家落地的公司,告诉我们怎么样配合这个市场,找什么人去配合。”Shainiel选择将《水果忍者》的本地化整体 运营都交给乐逗来做,并且是大中华区的惟一代理商。乐逗代理手机精品游戏的服务是可选择性的,比如《愤怒的小鸟》的代理是以发行为主,开发者以推广品牌为 主要目的,乐逗就利用手机厂商的渠道优势,为《愤怒的小鸟》提供手机内置,由于具有手机厂商的渠道优势,目前行业内只有乐逗在做手机游戏的内置,这是乐逗 作为游戏代理商的核心竞争力——渠道资源。

“整合海外的精品游戏在国内本土化运营,在整个游戏代运营产业链中只有乐逗在做。”苏萌说。对于 小公司来说,如何与大公司形成差异化竞争至关重要,乐逗游戏将自己定位于游戏的发行平台,而不是渠道平台。九城、盛大等大型代运营公司和《水果忍者》谈合 作更着重于对自己社交平台的推广,而乐逗建立的发行平台以精品游戏导向。这就像九城和《水果忍者》合作是为了提升平台的形象,游戏只是平台中的一道菜,而 乐逗在做的事情就是卖这道菜。“国内几家大公司也有手机游戏的代理业务,但是他们对引入的游戏只是简单的汉化,因为我们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他们运营平台,我 们运营游戏。”乐逗游戏CEO陈湘宇说。

在中国赚钱?

中国版《水果忍者》是首次官方版本 Android提前于iOS,因为在Android上很难赚到钱,所以一直以来Android都作为附属落后iOS五个小版本。这次中国版《水果忍者》更 新的游戏内容,在后续的iOS版本上才会看到,但是仅凭这一点,似乎也不能成为中国玩家为其买单的理由,别忘了在美国只有一个Android Market,而中国有40多家免费的Android第三方应用商店。

“iOS是一个比较封闭的系统,在国内很难打破App Store这种模式,所有的付费必须通过苹果,乐逗看中了Android在中国发展的潜力。”苏萌说,但是安卓巨大的用户量如何为国外开发者创造价值成了问题的关键。

国 内手机游戏代理形式无非分为两种,一种是把中国的iOS游戏代理到海外,一种是把国外的Android游戏代理到国内,但无论是海外还是国 内,Android市场的付费效果都不理想。知名iOS开发者论坛Cocoachina现在有一部分业务就是将国内的iOS游戏代理到海外,创始人陈昊芝 认为中国的Android市场尚属时间积累阶段。“Android从2.1版本开始才是一个靠谱的系统,中国Android手机的存量大概是三四千万,且 70%为2000元以下的低端机,也就是说3台Android手机才可以顶上1台iPhone创造的价值。iOS每月可以为中国开发者创造千万级的市场收 益,而Android可以忽略不计。”陈昊芝说。

Halfbrick Studio对现状也很清楚,和乐逗一样,他们把希望赌在了未来。“Android从2.3版本开始,各品牌的硬件和软件的匹配开始统一化,随着收费系统趋于透明,Android也将建立一个比较稳定的利益链,未来道具收费的发展潜力巨大。”

Shainiel 说《水果忍者》的盈利分为广告和道具两部分,但是就现阶段的中国Android市场而言,道具收费仍然是镜花水月,此次的道具收费只能说是一次尝试,究竟 效果如何还有待市场的检验。就手机游戏本身而言,广告无疑是更为有效的手段,陈昊芝也认为Android游戏广告将是更为可控的收入,但是要想形成一定规 模还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

渠道能力是游戏发行商的核心竞争力,Android游戏在中国有三大推广渠道:运营商、手机厂商、第三方应用商店。从手机厂商角度看, 一款成功的手机游戏不光可以提升手机的品牌价值,还可以充分体现一款手机的性能,如果手机厂商想预装《水果忍者》这样的知名游戏,一般情况下须向代理运营 商付费,这也是乐逗游戏的赢利点之一,但是依据不同的情况乐逗和游戏开发商也会采取不同的策略。以《水果忍者》为例,由于具有广告收益,手机厂商内置这款 游戏是免费的,如果产生道具收费,手机厂商还会得到分成。

国内Android第三方应用商店盗版泛滥,如果海外游戏开发者想打入中国市场,乐逗的做法是协商游戏公司推出免费版本,以广告收入作为主要营收来源。对第三方应用商店而言,这种正版游戏有质量保证,更利于更新,且不用冒着盗版的风险,合作自然水到渠成。

“乐逗愿意在第一时间,提供给我们的渠道商免费的游戏,让他们更愿意跟我们合作,因为他们也愿意把这些精品游戏,在保证用户利益的情况下分发到他们的用户上面去。”苏萌说。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7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