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王小川:sohu搜狗CEO,“清华技术男”:寻找无双的日子

米花 发表 于:8年前 浏览量:223

在搜狐大厦九层的茶水间里,王小川斜靠在桌子上,努力寻找镜头前的感觉。对于一直专注于产品、担任搜狗CEO才一年多的“清华技术男”来说,这比写代码、建模要难得多。

他有些局促,但还在积极配合。当有人毫不避讳地走向他身后的微波炉时,他立即让出位置,“当然是员工吃午饭更重要”。这一瞬间,他因逃离摄影师的摆弄如释重负,笑容更加灿烂。但几秒之后,他又站回原来的位置。

人 逐渐多起来。有人好奇地打量着镜头前的CEO,时而低头偷笑。除了这一层,类似场景在这座大厦里并不多见。正式从搜狐公司分拆一年多,搜狗已经与搜狐形成 了明显的气质差异。搜狐的互联网公司气质比较浓,而搜狗则是典型的技术公司—环境更宽松,却因为有一群对产品狂热的“技术疯子”显得更忙碌。

王小川刚交出他的第一份答卷:继搜狗输入法进入80%用户的桌面后,搜狗搜索坐定了中国第二大搜索引擎的地位。据CNZZ最新数据,2012年1月搜狗搜索的使用率为10.45%,首次突破10%大关。

同时,搜狗201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发布,实现全年营收6300万美元,同比增长238%。自2010年8月分拆后,连续六个财季,搜狗营收保持27.5%的复合增长率,成为中国增长最快的互联网公司之一。

不过,外界还没有给予搜狗应有的掌声。它的生存环境实在太险恶:搜狗输入法虽是第一大客户端,却承载不了太多的商业可能;搜索领域,百度还占据着垄断性的市场份额;浏览器的直接竞争对手奇虎360,不仅产品来势凶猛,其掌门人周鸿祎的性格更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要用更聪明的方式生存。”王小川少见地收敛起笑容对《中国企业家》说,“搜狗经历了多年的积淀,突破了瓶颈,现在要重新绽放生命。”

“你依然得坚持下去”

输入法、浏览器、搜索,在三级火箭推动下,搜狗算是初战告捷。下一步,王小川要三箭齐发。三个现有产品算是第一支;第二支箭是仍处内测阶段的探索引擎;第三支箭是手机客户端,搜狗正在秘密研发,号称具有“革命性”。

这样的宏大叙事,这样的措辞,王小川无法掩饰的踌躇满志让人颇感意外。如此大鸣大放,发生在他的老板、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张朝阳身上还差不多。就在搜狗分拆时,张朝阳宣布重出江湖,自豪地说搜狗“已经露出了成功的苗头”。这是搜狐重返互联网舞台中央的一张底牌。

相反,王小川给人的印象一直是友善温和,遇到质疑仍能保持微笑,风度丝毫不减。搜狗也是如此,少见攻击性的市场动作,获取市场份额有点“润物细无声”的味道。

从一般意义上看,王小川算得上中国互联网圈里的少帅型人物,进入ChinaRen时还是大四学生,27岁便做到搜狐副总裁,32岁成为独立分拆且未来很有可能成长为几十亿美元公司的搜狗的CEO。搜狗也绝对算得上互联网“富二代”,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但事实并非如此。从不被看好的边缘业务到如今崭露头角,搜狗用了八年—极少有创业团队孵化器熬到这个年头,更何况期间还有市场骤变及在搜狐母体内的“挣扎”。

王小川也不算幸运,他成名很早,除了张朝阳,马化腾、李彦宏、周鸿祎等产品型大佬都很赏识他;但当搜狐走出古永锵、李善友、龚宇等知名创业者时,他甚至不再负责搜索业务,外界一度传说他将“黯然离场”。

他的朋友、高礼天使基金副总裁简江评价他:“小川同学是俺见过最有韧性的人(没有之一),受得了委屈,经得住折磨,抗得住压力,忍得了寂寞,入得了盘丝洞,走得出八卦阵,还能百折不挠越战越勇。”

你 可能还记得几年前对搜狗输入法的惊讶,它太好用,当时甚至有用户送锦旗。殊不知,输入法就是搜狗“曲线救国”的产物。搜狗前身是搜狐的研发中心,其成立是 因为搜狐正经历来自腾讯、百度的切肤之痛:虽然门户地位已经牢固,但在很多关键产品上,如即时通信、搜索等,都因技不如人而落后。

搜索一度是张朝阳的痛处。当时负责研发中心的王小川找到了更易切入的方式—输入法。输入法是更直接的互联网入口,能拉动搜索,且市场还有很大空缺,用户不满足于现有的产品,占据市场的微软等国际巨头不愿意做太多投入。不过早期,张朝阳对此并不感冒。

搜 狗输入法推出第一年,市场份额只有2%,当时推广团队已经尽其所能。“用户的习惯不是在门户网站装软件,而是下载站。”王小川说,现在看起来顺利成章的 事,却困难重重。因为搜狐的文化是“酒香不怕巷子深”,他们认为好产品放在搜狐门户上已经足够了。期间几经碰撞,最终他使用下载站和装机光盘推广,一年下 来就是40%的市场份额,第二年70%。

“你总是得打破固有的想法,说得好听点,这叫超越自我;说得难听点,就是自宫。”王小川如是解释产品逻辑:输入法和浏览器,关系就像鼠标和键盘,电视和冰箱,属同系列产品,研发测试都可以同期进行。而且,浏览器能更直接地拉动搜索。

但搜狗浏览器的推出更艰难,最早的工程师都隐藏在搜索团队编制之内。搜狗浏览器还未面世,360浏览器已经抢先一步,公司内部也对浏览器过度担忧,一度不让他用搜狐或搜狗的名字发布。“张朝阳知道这些,他没有阻止,”他说,“既然老板没说不能做,我照常发布。”

那些已经功成名就的产品经理大佬,马化腾、李彦宏、周鸿祎,身上都有极端的一面。对比上一代,王小川能力更全面、更兼容:他相信技术的力量,却在避免技术完美主义;他执着于自己的信念,却避免正面冲突,靠曲线救国达成目的。

电影《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他看了几遍,不像美国电影告诉你的都是阳光的一面,东方国家对于生命的坎坷会看得更透彻。“在印度这样的环境中存活九死一生,会遇到不公平,会面对犯罪、金钱的诱惑,甚至还有权力的侵蚀和死亡的威胁,但你依然得坚持下去。”

“王子”的下一步

现在,就像童话里写的:王子历尽艰辛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王小川要带着搜狗绽放了。

但 他还要做另一件事,将某些性格气质注入搜狗。很多互联网大佬都曾力邀他加盟,但选择留在搜狐就是这个原因,“比如马化腾,他是很好的产品经理,但你在腾讯 做出的产品是马化腾的气质,不是我的气质。”他说。分拆后,他刻意打造搜狗的独立性,使用更适合创业公司的团队激励政策。

王小川可能不知 道,搜狗产品已经带有他的性格,温和内敛却禁得起琢磨,并不缺乏质感。比如搜狗输入法,如果用户细心挖掘,还能找到隐藏其中的有趣功能。如果你输入时打一 个分号,就能调出工具箱,搜索、换肤、表情、手写都在其中。当你输入动物或者花花草草,可以用“;+F”调出有趣的字符画;遇到生僻字,你可以按“u”然 后逐次输入读音就能得到结果。他的母校的BBS—水木社区上常有这些“好事儿”的帖子,不知道灵感是否来源于此。

想了半天,他终于找到一个很不性感的词描绘搜狗的产品特质“聪明”。如果依此对搜狗产品大胆解读,说得好听点叫“小清新”,说得难听点叫“闷骚”。

这就是王小川的性格。从搜索做到输入法浏览器,期间不断冲破母体公司的制度枷锁,说明他敢于创新;但他不喜拿着大锤砸坏一切,而是先积极适应再从中找到生存空间。

就像登山,王小川第一次登山在汶川地震后不久,原有的道路被破坏,他是成功登顶的六个人之一,紧随频繁登山的张朝阳之后。然后,他又独自登山多次。

“你应该不喜欢登山?”

“是。”他承认,“但这是搜狐的文化,我要体验到极致。”

他的下属则评价:“川总对产品的规划很前卫,但实施起来非常保守。”产品的改进也不是靠空想,而是靠经验的积累,积累足够再用更系统的方法更新。

他 也如是应对搜索引擎的竞争。在百度现有的用户、现有的商业模式中,搜狗要争取到应有的份额。除了依靠输入法浏览器的拉动,还依靠搜狗的技术储备。两家公司 产品气质上有很大不同:李彦宏毕业于北大信息管理专业,有浓厚的人文气质,所以百度的搜索结果是先分类再用算法检索;王小川毕业于清华,更信奉技术,搜索 结果没有分类,全部靠算法支撑。目前搜狗的技术人员只有百度的1/20,获得了10%的市场份额,如果顺利发展,王小川描述的美妙前景,倒有可能实现。

但仍有人质疑三级火箭说:某一级推不动不就全掉下来了?“目前我推动了,只是大家怀疑我能推多远。”他说,“我也可以给你个答案,肯定推不过百度,所以我要寻找新东西。”

“探索引擎”是搜狗的下一步,将浏览器和搜索结合,用户无需输入就可以自动获取感兴趣的内容。这不仅是对社交时代的探索,也是对新商业模式的探索。

王小川还有一支神秘的“空军”,搜狗在筹备一款革命性的移动终端产品,将在一年内推出。他说:“到时候搜狗是海陆空三军齐发。”

但是,还不能因此就说搜狗拥有一个明晰的未来。它身处的环境中有太多未知,还充斥着各种不同的价值观。无论如何,这种状态对于王小川而言,倒像他微博的签名:寻找无双的日子。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8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