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神州租车的飞速扩张

米花 发表 于:8年前 浏览量:206

作为神州租车的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和首席执行官,陆正耀的爱好之一是打麻将。至于水平,摸一张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牌当然难不倒他,他的自我评价是,“早已超越了出神入化的阶段”。

比打麻将更让他兴奋的是,在过去几年里,他也摸准了租车行业在中国崛起的机会。

虽然租车行业在不少国家已经相对成熟,但在中国,这是一个被视为朝阳行业的新领域。罗兰贝格的数据表明,到2015年,中国汽车租赁业的总营收将从2010年的约25亿美元增长至61亿美元。而在2010年,美国市场的这一数字已经达到了210亿美元。

这 让越来越多的玩家对这个领域虎视眈眈。陆正耀的竞争对手除了一嗨租车的章瑞平和至尊租车的何伟军,还包括房地产老板(如链家前创始人曹晖和他投资的车速 递),以及之前依靠卖车起家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如广汇汽车服务和庞大集团)等,国外的租车公司如AVIS和赫兹也早已在中国布局。

但没有一家能像神州租车这么风生水起。无论是车队规模、网络覆盖、客户数量还是收入,神州租车都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汽车租赁公司。截至2011年12月31日,神州租车车队规模接近2.6万辆,是行业第二至第九名车队规模的总和,超过行业第二名车队规模的3倍。

与此同时,也没有一家租车公司背负了如此之多的质疑。看看这家公司身上的标签就知道了—价格杀手、烧钱扩张、高负债率、车辆出租率低等等。

这些声音当然也传到了陆正耀的耳朵里。如果说他一直在等待机会证明自己的话,没有比上市更好的方式了。

今年1月18日,神州租车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赴美上市申请,成为2012年首家启动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如能成功,神州租车不但会成为首家赴美上市的中国租车公司,资本市场的认可也会让之前的诸多争议暂时平息。

但事与愿违。这次,陆正耀伸手摸到的并不是他最想要的那张牌。

上市铩羽而归。

4月25日,在即将挂牌前夕,神州租车突然宣布暂停在美国市场的IPO发行。

5 月24日,神州租车又撤回了赴纳斯达克的上市申请。同一天,我们在神州租车位于望京的办公地点见到了陆正耀。几天前的周末,他在公司三层的休闲区搞了个烧 烤聚会。那天他酒喝多了,直到采访时他的嗓子仍然有点哑,还有点发烧。为了提神,陆正耀手里的香烟一根接着一根。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的表达欲。

在他看来,如果说上市不成有什么好处的话,恐怕就是他终于不用保持缄默,可以开始说话了。

有人哭了

租车行业并非只进不出。王忠玉就是一个例子。他两年前在北京经营租车业务,但起步不久就遇到经营问题而不得不将车队清盘。现在他的判断是,“中国租车行业之前是在沉睡期,现在刚刚被唤醒,要做起来,还需要5-10年。”

陆正耀和神州租车显然走得更快。

4月12日,陆正耀和上市团队开始了在美国的路演。“路演一般一天6到7场,我们基本上是8到10场。从早上6点15分一直到晚上8点,每场一个小时,讲完了以后要马上跑,去下一个地方。”他说。为了赶时间,有时候他们还会租公务机奔波在去见投资者的路上。

回头来看,这是一次优势和劣势都很突出的路演。

神 州租车的招股说明书中,中国被称为“全球增长最快、潜力巨大的租车市场”。在一组中国与美国的对比数字中,美国有驾照的人数为2.1亿,汽车数量为 2.54亿辆。而在中国,这两个数字分别为1.51亿和6100万辆。那些有驾照而没有购车的人,被神州租车视为自己的潜在客户。

而另一组 数字说明,神州租车确实在越来越快地将这部分潜在客户变成真实的存在。2009年底,神州的客户数量不到4万人,2011年底增长至45万人,车队规模也 在同一时间段内从692台扩大到接近2.6万台。由此带来的是神州租车收入规模的突飞猛进,2009年,收入只有5400万元人民币,到了2010年达到 了1.43亿,而2011年,这一数字已经飙升到7.76亿。

但漂亮的数字背后,神州租车的劣势也同样明显,即高负债率和尚未被证明的盈利 能力。2010年,神州租车的负债率是91.5%,到了2011年底,负债率已经高达95.4%,高于国内其它的租车公司。与此同时,到2011年底,神 州租车的利润还是负数,直到2012年的第一季度,才出现了80万美元的盈利。

为了打消投资者的顾虑,陆正耀用国外租车公司的数字来为自己辩护。他注意到,赫兹的负债率在85%左右,而AVIS的负债率跟神州租车不相上下,在95.5%左右。他想让投资者相信,高负债率是租车行业本身的普遍特征,而不是神州租车独有的问题。

“为什么全球的租车行业负债率都高,最重要的是因为这个行业的资金效率比较高。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第一是资金投入到产出期很短,从买一辆车进入到车队里头到产生回报,周期很短;第二是整个资产的变现能力很强。”

由此他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目前应该是正常的营业水平。”

但投资者并没那么乐观。有投资者注意到,神州租车一年内到期的债务在10亿元左右,这意味着一旦融资成功,大部分资金会用在偿还债务,而不是公司发展上。更何况,不少投资者已经被中国公司伤透了心。

就在陆正耀到达美国的当天,SEC起诉开元汽车及其11名投资者涉嫌违规操纵股票成交量,随后,陆续又有几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成为丑闻事件的主角。神州租车会不会是下一个?

“在路演过程中,有不少投资者问我们怎么看待这些事情。”陆正耀回忆说,“我们的标准答案是,中国有好企业,相信投资者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不过,现实还是让他有些尴尬。他发现,几个大的投资机构出于风险控制的考虑对中概股关上了大门,而一些小投资机构则拼命压价。在路演之前,神州租车已经将融资额从3亿美元下调到了1.58亿美元,但等到收订单的时候,陆正耀团队发现这个调低的融资预期也无法达到。

4月25日,神州租车宣布暂缓IPO。陆正耀说,这个结果让自己“有些沮丧”。公司上下已经在准备庆祝了,但还是“平静”地接受了现实,没有人哭,“他们可皮实了。”陆正耀说,反倒是律师哭了。

之后,所有投资人收到了神州租车的一封邮件。内容是感谢其对神州租车的关注,并邀请他们有空的时候来公司参观,“70%以上的投资者回复邮件说,非常愿意跟公司再沟通。”

不减速

在 上市遭遇滑铁卢后,陆正耀从美国去了加拿大,他的家人住在那里。在加拿大,他钓了几天的鱼。跟打麻将一样,钓鱼是他的另一项爱好。在北京的办公室,他兴高 采烈地展示着手机里他跟鱼的合影。那是一条重30多斤的鲶鱼。钓这样的大鱼,往往需要开车几百公里。有时候熬一通宵什么都钓不到,还冻得要死。

“你不知道钓鱼有多苦。钓这么大的鱼要通宵在那里钓。天气好的时候没鱼,刮风下雨的时候大鱼才会上来。要不鱼特野蛮,要不就蚊子特多。在加拿大,晚上抬手往脸上一拍,一巴掌能拍死四五十只蚊子。你想想看是不是挺吓人的?”

久而久之,他总结了一个钓鱼理论。在他看来,没有哪件事比钓鱼更适合来解释创业的酸甜苦辣了。“都是在享受过程,”他说,“这个过程有兴奋,有艰苦,有煎熬。但是最终的成果,就是钓上来大鱼的一瞬间。”

对他来说,创业过程中的这个“瞬间”,还远未到来。

5 月初回到北京后,他向外界传达的信息是,虽然上市不成,但神州租车在2012年不会放慢扩张的速度,除了新增2万辆车之外,网络布局也会扩大。2011年 底神州租车在全国有234个门店,520个网点,到2012年年底,门店数量会达到280个左右,服务网点将达到700至800个。

如果是 两年前,陆正耀或许还会有所犹豫。当时他的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快速扩张,一个是先把每一家门店做到盈利。陆正耀选择了前者。从2010年的8、9月份 到2011年12月份,是神州租车最困难的阶段。这段时间公司员工的规模从400多人增加到4000多人,员工的归属感以及业务熟练程度出现了问题。

但陆正耀觉得神州租车别无选择。“我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成本就下不来,成本下不来价格就下不来,不光拉不开与竞争对手的差距,客户需求也没有这么大。”

在这一点上,中国的租车业与国外的情况有很大不同。“第一就是资本,现在的资本比原来的资本更加疯狂;第二个是技术,现在的互联网技术都使得整个行业在中国比国际上快。”他说。

实 际上,跟国际市场的横向比较只会让神州租车的步伐更快,而不是相反。2011年底,中国前五大租车公司的市场份额加起来也只有9%,其中神州租车的份额是 4%左右;而在美国,前五大租车公司所占的市场份额超过了95%。陆正耀由此得出结论:这个行业是典型的规模经济行业,未来行业集中度会越来越高。

在那段时间里,陆正耀的运气不算坏。2011年4月底,交通运输部发布《关于促进汽车租赁业健康发展的通知》,国内的政策环境开始好转。现在,神州租车已经是汽车行业单一客户中最大的车辆采购者。

规模也让神州租车在不少方面获得了筹码。比如,由于采购量大,神州租车可以从汽车厂家拿到更低的折扣,由此带来采购成本的降低,折旧率的下降,以及价格的下浮。

但 接下来,陆正耀能继续幸运下去吗?尽管质疑不断,但他看起来还是很乐观。“我们的速度一定不会慢,而且我的价格可能还会更低,因为成本结构还有很大的空 间。我现在一年才买1-2万辆车,等我一年买50万辆、100万辆的时候,我的成本会是什么样的?中国市场肯定比美国市场大。”

拒绝罪恶感

虽 然在家里排行老小,但内心强悍、性格豪爽的陆正耀在家里的地位更像老大。他身上有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1987年,他以福建省理科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北京 科技大学(时称北京钢铁学院)。在高中和大学,他都是学生会主席,“从小承担的可能就比同龄人多一些,多张罗点事,多考虑点别人的感受”。

与其他高管在开放的格子间办公相比,陆正耀有一个独立的相对私密的办公室,他开玩笑说,这是为了训人方便。

2010年,联想控股以股权+债权的方式,向神州租车注资12亿元,持股超过51%。在对方控股这件事上,陆正耀说自己不到两分钟就同意了,然后回来再做核心团队其他人的思想工作。前后也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任何情况都是算账,我们都是理科,优点缺点写下来。外界看我们怎么莫名其妙就把控股权放弃了,对一般人来说想象不到。如果换位置,你在我今天的位置,你一定也会这么做的。”只有出让控股权,联想控股才能给神州租车提供资金担保,从而使后者获得扩张所需的巨额资金。

不过,他否认跟联想控股签了对赌协议。“任何跟我们谈对赌协议的,谈都不要谈,谈我也不接受。”至于不签对赌协议的原因,是他觉得那会扭曲公司的发展节奏。

在外界看来,这架滚滚向前的行业战车似乎有点疯狂,但陆正耀不这么看。不管是之前的规模扩张还是价格战,都是他在企业发展特定时期所设定的目标。今年下半年,随着神州租车的车辆进入淘汰期,他准备把神州租车的二手车业务也开展起来。

为此,他专门研究了巴西一家名为Localiza的租车公司。这家公司已经上市四五年,神州租车与其在租车率、价格等方面做了横向对比,增强了做二手车业务的信心。

但陆正耀不得不面对的另一个现实是,在规模迅速做大的同时,潘多拉盒子也已经打开。一度,神州租车投诉的数量居高不下。为了提高客户的满意度,神州租车的宗旨是,只要客户投诉就退钱。他打开所有能打开的通道,包括个人微博,来听取各方面的声音。

即便如此,他认为神州租车目前的运营体系也只能打70分。“毕竟我们公司时间不是很长,内部体系的优化、流程的优化等还有比较大的提升空间,虽然我天天加班,但仍需要时间。”

或许他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扩张的资金。

陆 正耀说最近很疲惫,但飞速扩张的惯性能给他多少喘息的时间?神州租车已经被他调教成一架紧凑的机器,在环环相扣地高速运转。不到最后一刻,底牌不会揭晓。 虽然声称自己能掌握节奏,但看得出来陆正耀并不轻松:“这么多兄弟们跟着我们走,要是把他们带到沟里去,那是会有罪恶感的。”

(本文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马吉英)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306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