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以色列:创业精神带来惊世增长

米花 发表 于:8年前 浏览量:187

美国、以色列和台湾地区,被称为世界上风险投资最成功的“二个半国家”。多年以前,笔者就曾经去过美国和台湾地区考察当地的风险投资行业,但是对以色列较深的了解却是近两年的事情。

不久前,朋友给我推荐了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创业的国度》一书,该书由美国丹·塞诺(Dan Senor)、以色列的索尔·辛格(SauI Singer)所著,王跃红、韩君宜翻译。

巧合的是,在我阅读这本书的那几天里,以色列著名高科技创业家和资深风险投资家埃利泽·马诺拜访了我公司,他向我们赠送了他今年出版的《从创业的国度到智慧的国度》一书。

读完这两本书,加上之前与以色列创业投资相关的人与事接触,令我感触良多。

创业精神带来惊世增长

在 1948年,以色列建国初期,以色列人均生活水准仅相当于美国19世纪初的生活水平——“配给券,一周一个鸡蛋,还得排长长的队”是当初踏入这一国度的移 民的共同记忆。然而,到2007年,以色列人均GDP已经在3万美元以上,这个人口只有788万,国土面积只有2.57万平方公里的国家,已经成为一个当 今世界上公认的经济、军事和科技强国。

这种惊世的增长如何发生?《创业的国度》一书之中给出了一种解释——在该书的封面上,有一行小字——“以色列人口少,国土面积狭小,而它却是世界上高科技新兴企业密度最高,最繁荣兴盛的国家,超过了日本、加拿大、印度和中国”。

书 的正文之中,还给出的一组详细的数据:2008年,以色列的人均风险投资是美国的2.5倍,欧洲国家的30倍,中国的80倍,印度的350倍;而与绝对数 相比较,2008年以色列这个只有710万人口的国家吸引了20亿美元的风险资本,相当于英国6100万人口所吸引的风险资本,或者德国和法国合计 1.45亿人口所引入的风险资本总额。

除美国之外,以色列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比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多;2000年-2005年,以色列 投入的研发费用占国内生产总值4.5%,而同期中国为仅为1.4%。《创业国度》一书还谈到,以色列已经形成了一种创业精神——以色列人似乎总是在急急忙 忙地创造、坚持不懈地创业、同时对于创业失败给予了很大的包容,正是这种文化氛围,使得以色列是中东地区最容易诞生新公司的地方,同时也是全球最适合投资 组建公司的地区之一。

政府的扶持

埃利泽·马诺在《从创业的国度到智慧的国度》一书中总结了以色列风险投资的发展历史和经验。他认为,以色列风险投资行业的成功,核心在于很好的学习了美国高科技和风险投资行业发展的经验,但这些经验不是被简单照搬,而是被以色列根据当地条件很好的本地化,并加以改善。

以色列的风险投资起步于1992年,最初的风险投资机构是由政府设立的母基金、公共投资基金和种子基金引导下设立的。1993年,以色列政府还拨款1亿美元设立YOZMA基金,专门引导民间资金设立更多的商业性创业投资基金,通过杠杆放大对创业企业的资本支持。

不过,以色列政府参与商业性创业基金一开始就秉承如下原则:共担风险,且不与民争利。对与商业性创业投资基金政府从不100%投入,如YOZMA基金对每家基金参股比例不超过40%,私人投资者占股比例60%以上。

但如果商业性基金投资成功,政府不分享商业性基金的收益,而仅仅是回收成本,让民间资本获取全部成功带来的收益;政府需要基金和企业做的是:不断证实其发展按原计划进行,这期间政府提供助力,企业家决定发展方向。

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使得整个90年代以色列的风险投资行业都呈现高速发展,到1998年,以色列累计有90家以上的创业投资基金设立,基金规模达到35亿美元,实际投资规模约30亿美元,极大地推动了以色列高科技产业的发展。

到了2002年,有超过60家的风险投资基金在以色列建立,整个风险投资行业募集了超过100亿美元的资金,完成了170亿美元的企业间并购,在纳斯达克上市企业数量仅次于美国,与此同时所有政府的初期投资都得以回收。

从90年代到21世纪初,风险投资不仅仅推动以色列高科技产业的发展,进而促进了以色列整体经济的快速发展——1987年,以色列出口仅70亿美元,2006年上升为400亿美元,其中高科技产品占55%。

与 埃利泽·马诺先生交流中,他也总结了以色列风险投资发展的经验,认为“高科技发展的序列,没有捷径可走,以下步骤缺一不可:1、教育(根基),2、基础研 究(智慧),3、创新(创造力和新技术的研发),4、创业精神(产品的界定与开发),5、风险资本(依靠外部资金帮助公司实现快速发展),6、资本化(通 过上市或并购实现企业资本化)。”

犹太人的创新精神

当然,除了政府支持、良好的风险投资运营模式、海外流散的犹太人的技术和资本反哺之外,以色列能成为创业国度与其国民极高的创新能力不可分割。《创业国度》的作者认为,以色列人的创新能力不是因为人们通常认为的“犹太人很聪明”,而有着其他深刻的原因:

一是,以色列人不拘俗礼和敢于挑战权威的文化习俗。这使得企业能够真正摆脱管理上的官僚主义,激发每一个员工的思考潜力,而这对创新性企业尤其重要。

二是,以色列人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和对新领域的开拓精神。

枯燥的兵役生涯后,以色列的年轻人常常都会用背包客的方式游历世界。这种游历增加了他们的见识,启发了他们新的想法,对他们日后的工作是大有裨益的。同时这种游历培养的对未知领域勇于探索的精神也是科技创新工作所必备的。

三是,对教育的重视和对精英教育的投入。以色列对教育非常重视,比如政府引导基金尤其重视对人才的支持和培育,同时因以色列军事工业需要成立了精英培养项目,项目培养出来的人在退役之后把军用技术转化为民用、商用技术,大大促进了以色列的科技和经济发展。

四是,拥有跨学科知识面的人才和把各种知识“混搭”进行创新的能力。

每个以色列人在职业生涯中总要担任至少两个角色,一个是预备役的军人,一个是正常的商业运行中的工作角色。因此,以色列人能从角色互换中获取更多不同的知识和经验,并且把这些经验和知识混搭使用以更好地解决问题。

五是,积极的移民政策给国家带来了有冒险精神和专业知识的人才。

一般情况下,愿意移民的人一定是愿意冒险的人,这些人愿意放弃一个确定的人生去博取一个不确定但是有想象空间的人生,这种精神就是企业家精神。专业知识和企业家精神的融合,成为以色列科技创新欣欣向荣的重要基础。

当然,以色列人的冒险精神、创业经验和政府对创业的支持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无法比拟和模仿的,但我们至少能够以管窥天。

今 天中国正进入创新的年代,中国的人口是以色列的160倍,国土面积是以色列的373倍,无论资源还是周边环境都远远胜于以色列,如果能够多一点借鉴和学习 以色列政府对创新支持、以色列的创业模式和退出模式、甚至可以学习一点点以色列人的冒险精神和创新精神,我相信中国的经济将比今天更强劲。

笔者认为,以色列能够创新中腾飞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以色列人的忧患意识,而这一点却正是我们要进一步提高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这正是古人告诉我们的道理。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317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