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宋柯:麦田音乐在数字时代音乐重生

米花 发表 于:8年前 浏览量:357

中国的音乐产业,如果将2002年之前的10年,称之为一场与“盗版”旷日持久的对峙,那么,2002年至今这10年,则是与“互联网”的一场缠斗和博弈。

人们渐渐淡忘了花钱买CD的感觉,习惯了音乐是“免费的午餐”。10年间,九成音像店消失了,实体唱片业产值从20亿元下降到不足2亿元,曾经风靡一时的随身听退出历史舞台。媒体哀叹,音乐产业在网络时代被“逼上绝路”。

但 是,我们惊喜地发现,音乐的传播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仅2011年,网络音乐的试听/下载总数就高达2800亿次,无线音乐用户也达到了数亿人。音乐 产业链大幅延长,移动运营商、互联网巨头以各种身份、各种形式挤进这个圈子,音乐人和唱片公司不再是惟一的主角。10年前几十亿的市场蛋糕迅速膨胀到上千 亿,昔日的小舞台,变身为热闹的大市场。

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游戏规则颠覆了,消费模式改变了,人们获取音乐的途径从未像今天这样便捷。以宋柯为代表的中国音乐人,经历了最初的彷徨和焦虑之后,找到了新的盈利模式,从中国第一条彩铃的诞生,到数字唱片的问世,一场以数字版权为核心的新音乐征程悄然开启。

宋柯,懂音乐、善经营,以“敢想、敢说、敢做”闻名圈内外。他曾因一句“唱片已死”而置身于舆论漩涡,事实上,在数字音乐领域不断开疆拓土的他,是中国传统音乐的颠覆者和数字音乐真正的领导者。

引领全民彩铃时代

在追求个性和享受的时代,彩铃将通讯与音乐完美嫁接起来。2003年,第一批彩铃应运而生;到2005年底,仅仅诞生两年的彩铃市场规模已突破20亿元。

随着实体唱片销量的逐年下滑,彩铃业务成为各唱片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1年,无线音乐版税达到了5.14亿元。

宋柯是这一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2003年下半年,移动运营商的彩铃业务还处于测试阶段,他的“麦田音乐”就制作出了第一批彩铃。2004年成立的太合麦田就是为了数字音乐而生。

在此之前,宋柯在1996年建立的独立厂牌麦田音乐与当时世界五大唱片公司之一华纳唱片合作成立了“华纳中国”,宋柯担任公司的常务副总裁和音乐总监。宋柯渴望从华纳这种国际公司学到管理经验,他更看重的是“把麦田这个品牌拓展到更加广泛的音乐类型中去”。

在与华纳进行品牌合作的4年间,麦田音乐得到了与不同类型歌手合作的机会,朴树、周迅的唱片都达到了百万级的销量。

宋柯敏锐地注意到,这已经是实体唱片繁荣的尾声。他发现从2000年起,互联网、手机已经开始给音乐产业带来冲击;到了2003年、2004年的时候,局势变得越发明朗。他想在新技术领域进行更多的尝试,与太合传媒投资有限公司组建的太合麦田应运而生。

刀郎的作品帮助太合麦田在数字音乐领域赚来了第一桶金。2004年,太合麦田高价买下刀郎《2002年的第一场雪》等作品在无线通信和互联网领域的版权。随之而来的几千万次的累计下载让太合麦田大赚2000多万元,也让很多人成了跟风者。

随后8年,太合麦田的数字音乐业务逐年增加,由最初只占百分之十几涨到2011年的80%。太合麦田开始受到资本的青睐。2005年,太合麦田价值3000万美元,两年内升值25倍,软银赛富选择注资;2008年,韩国SK电讯收购太合麦田42.5%股权,与太合麦田进行战略合作。

版权“战争”初战告捷

多年前“版权”一词对国人来说还相当陌生。经过各方不懈努力,三年前,卡拉OK市场开始付费;一年前,央视开始支付公播费;此前,在线音乐市场也迈出了宝贵的一步。

美国的文化产业被称做“版权产业”,唱片工业更是“版权为王”的典型,不过,“版权”一词在我国近些年才引起关注。宋柯一直把版权当做公司业务的核心。

太 合麦田成立后,宋柯陆续收购了“红星”等厂牌的版权。同时太合麦田还拥有麦田音乐及成立后自己制作的音乐作品的版权。8年累积下来,太合麦田的曲库中存了 大约1000首歌曲。今年6月加盟恒大音乐公司后,作为董事长兼总经理,宋柯更是大手笔地将7家公司的3500余首音乐作品版权收入库中,恒大音乐版权数 量全国领先。

然而现状是,音乐作品的版权方能够收回的版税并不多。版权保护最好的是无线音乐业务。移动运营商在业务开展之初就拥有很强的版权保护意识,提出和版权方按照五五分成的比例进行利益分配。宋柯对此很赞赏。

而互联网音乐则一直贴着免费标签。曾经各个网站、手机客户端不付费,把音乐作品拿来就用,再为网友提供免费试听和下载。以宋柯为首的版权人对这些网站很是愤怒——音乐作品成了网站吸引广告的工具,但版权方却没有收到一分钱。

经过多次诉讼和协议,如今百度、腾讯等网站开始向版权人付费。在2011年8.3亿元的市场总营收中,音乐版权人终于拿到了8800万元版税,尽管与期待相差甚远,但终于迈出了在线音乐付费的第一步。

同 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卡拉OK市场。多年来卡拉OK厅一直在免费使用音乐录影带和伴奏带,直到3年前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成立,版权方才开始从卡拉OK 市场分一杯羹。去年全国10.5万家卡拉OK经营场所营收总规模约1533亿元,版权人最终收到版权使用费2994万元,但宋柯表示,从无到有就是进步。

以前,电台、电视台使用音乐也从未向版权方支付公播费。不过宋柯告诉记者,中央电视台从去年开始就音乐使用向音乐版权方支付费用了。

备战真正的互联网时代

MP3替代了CD,很难说谁就一定比谁更好。数字唱片的问世,让人对更新的音乐产品、全新的音乐平台充满期待。未来两年,音乐产业将迎来真正的腾飞期。

自从互联网音乐兴起,宋柯就一直在找寻让在线音乐实现付费使用的商业模式。

太合麦田成立后没多久,同属太合传媒旗下、依托太合麦田资源建立的太乐网正式上线运营。太乐网是一个线上卡拉OK和线上音乐销售的平台。但宋柯坦言,这样的平台在当时“为时尚早”,“在互联网上怎么收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宋柯不看好现有的MP3格式音乐会实现付费,他认为MP3的技术标准远不及唱片,以前实体唱片还有封面、歌词内页、文字照片等,现在到网上只剩MP3文件了,甚至连这首歌的作者、背景都没有。“没有从客户兜里掏钱的诱惑。”

宋柯决定要打造一种全新的产品,成为替代CD的音乐新载体,并依此建立在互联网上付费听音乐的新模式。他的产品就是数字唱片的模板。加盟恒大音乐后,宋柯立刻投入几千万元打造这一新产品。

现在市场上已经有了少量的数字唱片,宋柯打开iPad,饶有兴味地给记者展示他从苹果应用软件商店付费下载的两张数字唱片,包含音频、视频、歌词、图片、文字等多种内容的数字唱片,甚至能和游戏结合,用户可边听音乐边进行互动操作。

恒 大音乐目前正在研发的产品是能够做成这些数字唱片的“模板”。宋柯表示,做数字唱片单位成本太高,很多中小型的内容商自己没有团队做,所以恒大音乐要做数 字唱片的模板,然后打造一个平台对外进行销售。“只需要在模板里面换内容,换完之后数字唱片就可以上线。内容相同、种类不同的产品能够分别适配苹果、安 卓、机顶盒等多个平台。”宋柯对最终的成品充满期待,“会更漂亮、更好玩,音质会更好”。

宋柯认为,苹果应用软件商店、信用卡、手机、支付宝等支付方式的多样化让用户养成付费听音乐的习惯成为可能。

宋柯认为自己正在倾力做的这件事可以让唱片业找到新出路——不仅让音乐找到新载体,也能改变内容商被渠道商主宰的被动局面。“未来两年,音乐产业将迎来真正的腾飞期。”宋柯展望。

[ 商报提问 ]

商报:国家对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您觉得企业的发展还需要哪些扶持?

宋 柯: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到“软实力”,这让我们这些做文化创意产业的人很兴奋。音乐产业一年的产值光移动一家就有200多亿元,此外还有卡拉OK、演唱会 等,这是个几千亿元的市场。在音乐内容制作领域,如果国家能像当年扶持高科技产业、生物产业、环保产业一样给予税收等方面的政策扶持,这个产业的发展会更 快更好一些。更需要的是在版权保护上有更多的法律支持。

商报:音乐产业的利润比较低,法律可以保护版权,但是不能硬性规定分配比例,行业应该怎么办?

宋 柯:渠道商在互联网时代比较强势,而音乐的内容生产有一个特点,音乐公司很少有那种庞然大物的企业,短时期内也很难形成垄断性的形态。最大的音乐公司规模 也不会占到市场份额的20%以上。行业的力量相对分散,本身又不太挣钱,当你面对其他领域的庞然大物时,议价权就不可能大。这是行业自己的问题,我们也一 直在想办法。但是如果法律武器有力,这种议价能力会提升。

我们的榜样是视频。电影、电视是视频的生产商,他们没有一个企业能够垄断全国40%的内容,但是这个行业国家比较重视,也比较团结,另外电影电视剧单品的投入大,社会关注度高,所以当他们跟互联网企业进行议价时,很快获得了比较合理的分配方式。

商报:3年前卡拉OK市场的版权使用费收不上来,现在已经能够收上一些,哪些因素促成了这一进步?

宋 柯:在版权管理上,新闻出版总署和国家版权局比较主动,成立了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虽然最终确定的收费标准不高,但是分配标准比较明确。这是一个 很好的开始,尽管目前只收取2%的费用,还远未达到应该收取的比例。现在大的版权公司一年也只能分到几十万元的版权使用费用,远远不够内容生产的价钱。如 果法律上能有规定,企业不按照规定付费就不能年检,或者直接查封,就会有效多了。

[ 记者手记 ]

是终结者,更是引领者

一段时间以来,宋柯的大名频繁见诸报端。一会儿是“宋柯感叹唱片已死”,一会儿是“宋柯离开音乐界,改开烤鸭店”。有些媒体围绕这些给他编了不少悲情故事,他摇摇头,笑着接受。

其实“唱片已死”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只不过因为宋柯在音乐圈的地位和爱说大实话的个性,让他一下子成了唱片业的“终结者”。

对于从2004年起就开始做数字音乐的宋柯来说,唱片早就是“过去式”。太合麦田的实践证明,数字音乐是音乐产业过去10年的主流,也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说宋柯是“终结者”,还不如说他一直在行业里做先锋。做彩铃、办线上卡拉OK和线上音乐销售网站、做数字唱片模板,他一直在音乐领域中求新求变。一变就“不小心”引领了一个时代。

骨 子里不安分的基因让宋柯的创新远不止于此。2007年,太合麦田成立了以中国区号“0086”命名的实验室。他给一群年轻人提供各种好玩的东西,不仅让他 们做记录普通年轻人生活的新锐杂志,还让他们用刚出的诺基亚手机拍MV,拍手机电影……玩着玩着,一群理想主义者竟然还玩出了“营收”。

虽 然玩得很High,宋柯却是个脚踏实地的人。身为中国音像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他一直致力于推动音乐版权保护。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不断发声, 呼吁行业团结,也吸引各方关注。他还和其他工作人员、会员单位一起,一遍遍地打磨他们自己做出来的中国音乐产业的第一份行业报告——《中国流行音乐市场调 研报告》。

至于离开音乐界卖烤鸭,相信宋柯即便不操盘恒大音乐,烤鸭店就是他“跟着投着玩儿的,大家有一个自己吃饭的地方而已”。

这 些年音乐产业越来越大,做音乐却不赚钱。宋柯在太合麦田时期的老搭档、现任太合麦田CEO詹华就说过:“要是版税能收得回来,老宋早买岛了!”当记者向宋 柯转述这句话时,宋柯爷气十足:“那可不!”可事实是,版权保护目前还不够给力,宋柯还买不了岛。愤怒、失望他没有吗?肯定有。但是因为热爱音乐,他一直 都在坚持往前走。

所以别说什么“离开”,也别拿烤鸭店说事了。中国有无数个饭店老板,明明是个精明商人却非要抱着理想做音乐的,只有宋柯这么一个。

(本文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王昊)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32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