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艺术高晓松:《晓说》大火了,能否成为网络娱乐新标杆?

米花 发表 于:7年前 浏览量:252

高晓松又火了,以一种完全跟音乐无关的方式——脱口秀。他与优酷合作的网络脱口秀《晓说》,在去年3月上线后,总共播出52期,播放量达到1.3亿,均集播放量过200万,评论近30万条,有“中国版奥普拉脱口秀”一说。

高晓松全家福

“好多年轻人可能没听过我的作品,但是看到我都知道是说《晓说》的。”在《晓说》第二季启动仪式暨发布会上,高晓松自嘲“不务正业”。

据 说,《晓说》是在中关村的一次饭局上促成的。“仅仅是出于媒体本能的挖掘,希望打造一出娱乐形态的脱口秀”,优酷网总编辑、《晓说》总制片朱向阳坦言这档 节目的生成,源头不过是因为高晓松的名人效应,“对于点击量,我们没什么预期。”彼时,高晓松的醉驾事件还未消停。而此前《达人秀》、《快乐女声》等选秀 节目的评委身份,又为他带来了“非常能侃”的普遍印象。

很多人认为,《晓说》的走红跟高晓松的个人特质有莫大的关联。但在《晓说》之后,更多的公共知识分子开始策划自媒体视频节目,罗振宇的《罗辑思维》、葛甲的《互联网茶馆》,都试图打造一种微博气质更为浓烈的“视频化专栏”,它也许能成为新媒体的下一个掘金点。

“不当公敌、不当公知”

和许多电视台既有的脱口秀栏目相比,依托于网络的《晓说》更加随意、随和,几乎没有编辑思路的强行介入。“一不当公敌、二不当公知,一切只因闲来无事小聊怡情。上说星辰满月,下说凡夫走卒,动机绝不无耻,观点绝不中立”,《晓说》的节目词开宗明义。

这让它与周立波的清口和郭德纲的相声立马划清界限。周立波和郭德纲是小剧场出来的讲段子高手,语言灵动,话题大胆。不过,当他们被电视台正规军收编后,语锋顿时被磨掉了棱角,打开电视,常常可以看到周立波摇动身体,刻意吆喝掌声的拙劣。

《晓说》也不似《锵锵三人行》,就一个明确的新闻议题,激荡现实、针砭时弊。它定位为“文化漫谈”,从某种意义上,有点像旨在“知识普及”的《百家讲坛》。只不过,“百家”到了这里,独为“一家”。

从《晓说》第一季52期节目的选题,可以看出高晓松涉猎的广度,历史、军事、体育、音乐、电影话题通通不容漏过,“选题是我录制前一天定的,都是兴趣所在,讲到哪儿是哪儿”,他回应大家对选题如何出炉的好奇心。

专栏化的语言和新颖的选题视角是《晓说》最被赞许之处。比如《梦回青楼》一章,高晓松严肃地界定“青楼”提供的两件商品——自由和爱,是古代中国在儒家束缚下丧失的最珍贵之物,提供了区别于官方教学的另一种叙述的可能性,几乎和《百家讲坛》的“教育意义”如出一辙。

久 而久之,高晓松语录开始被归拢:比如“今年的电影没有一部能够算伟大的电影,大师虽然还活着,但已经拍不出《活着》那样的电影了”;再如,“(美国)药房 管理之严格就是说,你说咱俩这么好的关系,你开一个大药房,你干吗不给我点消炎药。他说我告诉你,这个在美国惩罚非常严重,美国是这样的,医生的处方,必 须在药店保留十年,十年这个处方不能动,任何时候,每年至少来查两次,你只要开过处方外的处方药,就立即被吊销执照”……被大学生们称为映照现实的诙谐。

但 《百家讲坛》是个策划性极强的节目,从选题如何切入到故事怎么包装,都得听编导指挥。而《晓说》就是“一张桌子、一把椅,一把扇子、一张嘴”,既无台本, 也无提纲,“我就像天桥撂地的”,高晓松有时候这么觉得。就是这么即兴的发挥,在网络的强力置顶和及时迅速的互动中,放大了一种微博气质,之后,高晓松被 有意无意地塑造成了公知。

他的家庭背景(两院院士的外公),教育背景(北京四中、清华大学的履历),和“校园民谣之父”的身份,成为被粉丝 们用于印证其观点的证据。在《晓说》的复旦见面会上,女学生抛出“知识越多,内心越发不平静,是否有类似体会”的问题;男同学则与之探讨“文艺青年越来越 像骂人的词,不知如何是好”的困惑,似乎把他当作了心灵导师。

批评者开始生疑:由音乐人“戏说”文化,角色是否得当?在每一期的互动中,网友们也开始挖掘高晓松史实或数据引用的错漏,引得方舟子都忍不住跳了出来。“电视说错就是犯罪,但互联网可以说错事情”,高晓松并不在意,“每次看网友的评论和纠错,其实是接受自我再教育。”

他解释,自己并不喜欢微博气质,因为意见领袖鱼龙混杂。“我干的事只是掀起了一个角,网友们再一点点地扒开,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绽放了理想主义的光辉。”他解释《晓说》类型的网络节目所能够传递的正能量。

新媒体掘金点

也 许,高晓松掀起的不仅仅是关于知识传播的一隅,而是新媒体的下一个掘金点——名人视频专栏。《晓说》有很高的行业示范作用。其一,去年9月,节目登陆浙江 卫视,成为首个登上电视银屏的视频网站自制节目,之后还输出到高铁、民航客机、高速大巴等全方位视频媒体中。其二,《晓说》的男性观众比例占到70%,大 专及以上学历群体占到80%,迥异于以年轻观众为主的网络原创娱乐节目,也意味着视频网站自制节目逐渐走出“低俗化、拼播放量”的初级阶段。

它的“追随”效应立现。罗振宇上线了《罗辑思维》、葛甲推出了《互联网茶馆》,都是走《晓说》“名人+自媒体视频”的路径。而《晓说》本身不仅顺势推出了 APP,第二季也加强了编辑思路,比如策划了“寻找中国古战场”系列,寻访赤壁之战、官渡之战、淝水之战等知名战役的发生地,凭吊古迹,感怀历史;以及 “优酷大调查”——聚焦社会热点事件和有态度、有立场的话题,试图更多地起到舆论引导的作用。

名人大玩自媒体的风潮最早来自天使投资人薛蛮子。他创办了首个自媒体《蛮子文摘》,依托的主要是微博渠道。其后,潘石屹的《老友记》、腾讯的杨锦麟个人频道则逐渐走向视频化。

这类自媒体节目在社交媒体上有先天的传播优势,名人就是焦点,其一言一行还能够通过社交网络的平台进行病毒式的复制和扩散,《晓说》的视频被网友频繁地分享在新浪微博、QQ空间、人人等社交网络上。此外,新媒体本身拥有强大的传播资源,优酷就为《晓说》栏目倾斜了很多广告资源,在首页和客户端的首页,都辟出专区来推广。就这个层面,《晓说》已经不是狭隘意义上的自媒体。

但 《晓说》更多的启示并不在自媒体的层面,而在于屏幕化。凯文·凯利曾预言未来互联网的六大趋势,第一个即是屏幕化。比起文字,视频更加生动、鲜活,虽然制 作耗时,但生命周期较长,能够跨越多个门户平台,既不设置阅读障碍,更不容易被淹没在信息海洋。像《晓说》一样,如果名人节目本身定位准确,且有更多新媒 体资源的介入,其传播效应将会被数倍放大。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345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