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美国大学生毕业喜欢去“初创公司”

米花 发表 于:7年前 浏览量:153

如果问一批近年来毕业的大学生——他们目前在哪里工作的话,有相当一部分人会回答说:“在一家初创公司工作。”“初创公司”曾经是一个指代小企业的行业术语,但现在却让人联想到一种令人兴奋的具有企业家精神的生活方式——越来越多受过大学教育的年轻人正在选择这种生活方式。

目 前,Y世代(Generation Y,又称千禧世代,通常指在1980年代初至2000年代初期间出生的年轻人——译者注)有47%在员工人数少于100人的公司工作。对于千禧世代而言, 创业研究是受欢迎程度排名第三的专业,千禧世代攻读创业专业的比例是其他几个世代的1.82倍。据纽约市经济发展局(New York City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公布的数据显示,仅在纽约市,自2007年以来就有82家初创公司获得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融资,而纽约州劳动厅(New York State Department of Labor)指出,过去五年以来高科技就业人数增长了10%。

在移动支付初创公司Venmo担任安卓应 用开发员的罗恩·夏皮罗(Ron Shapiro)说:“常春藤联盟院校的许多大学毕业生最终进入银行业和咨询业,而且许多人最终喜欢这些行业,但我没发现有许多人像我那样兴奋地谈论自己 目前在哪里工作。”他今年5月份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

在《福布斯》杂志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中,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Deloitte)首席执行官(CEO)巴里·萨尔兹博格(Barry Salzberg)引用了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一位在校本科生所说的话,这位大学生把投身于金融业和咨询业的决定称作为“一个浪费才智的悲剧”。

萨尔兹博格解释说:“千禧世代想要知道,如果他们加入贵公司的话,那么他们将会如何在世界中产生一个积极的影响。”

我 曾交谈过的许多近届毕业生都选择去初创公司工作,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做会让他们能够为公司做出有意义的贡献,同时也能看到最终结果——这是咨询顾问很少有机 会做到的事情。他们还指出初创公司不按职位等级划分的组织结构,许多人表示,这使他们能够非常迅速地学会涉及范围广泛的一系列技能,而不是像入门级金融职 位那样只允许专门负责一个领域。然而,最重要的是,他们提到自己希望能产生影响,以及渴望在他们及其他人的生活中创造价值。

夏皮罗解释说:“我认为,能够在一家你觉得正在对世界产生一定影响的公司工作,会让你为之感到兴奋。你能够成为对世界产生一定影响那个故事的一部分。”

现 在,许多受过大学教育的20多岁年轻人都在初创公司的生活选择上留条后路,而夏皮罗只是其中的一员。有些人,比如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校友、优质设计交易网站Consignd联合创始人刚毕业就创办了公司。其他人,比如凯特琳·斯特兰德贝格(Caitlin Strandberg),先在精明的CEO手下做学徒,然后跳槽从事其他业务领域。

斯特兰德贝格说:“大学毕业后,只要你拥有强烈的进取心 以及真正愿意提升自身价值的话,那么你就可以做自己在21岁时没有理由做的很多事情。”她是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2010届毕业生,先在设计初创公司Behance和个人理财网站LearnVest工作,然后加盟风投公司——飞桥资本合伙公司 (Flybridge Capital Partners)。

电子商务网站Consignd联合创始人盖布里埃尔·弗雷特曼 (Gabriel Flateman)是布朗大学2012届毕业生,他说:“有许多因素——其中许多是技术突破,使得现在几个小孩加上一个创业构想就能有望实现创业目标。”

梅 赛德斯·本特(Mercedes Bent)是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2010届毕业生。他目前是纽约创业培训机构General Assembly的产品经理,该公司在全球八个地方为学生开设有关移动开发和网站设计等热门主题的一系列课程。他说:“能够对许多不同的行业进行调查是 General Assembly真正吸引我的地方。”本特曾在高盛(Goldman Sachs)工作过两年,然后在2012年突然转行——跳槽到General Assembly。

本特说:“跳槽到一个薪酬较低而且不太稳定的工作似乎根本不像跳崖般落差巨大。”

斯特兰德贝格回忆说:“在2010年,几乎没有这么多人在谈论进入初创公司。我是在不到一年前才开始听到‘初创公司就业热’这个词的,那时我才真正开始注意到各大高校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在创新实验室上。”

据《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许多大学正在增加对创业精神的支持力度——纽约已推出或正在形成之中的高校创业孵化器已达13家,而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今年夏天开始实施其第一项创业加速器计划。

普 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2005届毕业生阿维·米尔曼(Avi Millman)是旅游初创公司Stray Boots创始人,该公司已销售了10万份游览服务。他说:“在申请我们公司工作岗位的人当中,有许多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我认为现在我们正在经历创业精 神有点渲染化的进程。”

斯特兰德贝格认为,千禧世代必然会被初创公司所吸引。

斯特兰德贝格说:“我们都是随着互联网和电子邮件的发展而长大的,我们在即时通讯平台上学会了键盘输入——对于我们而言,为科技所吸引完全合乎常情,因为科技一直是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然而,按照记录来看,在所有初创公司当中,有75%是以失败告终。许多初创公司的员工面临一个不确定的未来,而且这种生活方式自身存在诸多不利因素。

本特说:“我认为,许多人肯定会去[初创公司]工作,因为他们认为初创公司富有吸引力,而且令人向往。但我经常在储藏室里接听电话,因为公司没有会议室。”

《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指出,初创公司支付的平均工资往往会比市场标准低30%。

米尔曼回忆说:“当我们最初创办公司时,我和我的联合创始人都搬回各自父母家去住。朋友们相继结婚了,而你没有钱与女孩约会——这是一种压力。”

信不信由你,自己当老板也面临自身的诸多挑战。

Consign联合创始人尼尔·帕瑞克(Neil Parikh)说:“我认为,对于一家初创公司而言,最困难的事情,就是早上醒来,没有人告诉你该做什么事情。“

“但是,一年之后,我们是否想要像我们的朋友那样——只是影响力有限的银行高级职员呢?在这里,我们今天可以创建一家未来员工人数将达到5,000人的公司。”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363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