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网络推手的赚钱生态模式

米花 发表 于:7年前 浏览量:150
来源:中国经营报  杨晓音

曾经在业内凭借捧红“天仙妹妹”“干露露”等营销事件而出名的秦火火(秦志晖)、立二拆四(杨秀宇,下称“立二”)被北京警方抓获,并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与之共同“一锅端”的还有他们所属的尔玛互动营销策划有限公司(下称“尔玛互动”)。

秦火火,湖南省衡南县香花村人,是尔玛公司员工。高中毕业后,他辗转广州、南京等地打工,为了出名,2011年秦火火竟跑到地铁里求粉。他传谣微博账户先后被封11个,自称出名是为出书赚钱。

立二拆四,真名杨秀宇,吉林省白山市七道江镇人,毕业于东北大学,系尔玛公司创办人。

“‘立二拆四’是围棋里的一个术语,意思是不按常理出牌。”杨秀宇曾这样对他的朋友解释。人生如棋,就像走错一步棋可能毁掉整个棋局一样,他走上网络推手这条道路后,整个人生也发生了改变。

从事网络推手、网络营销等业务的精英不在少数,然而由于缺乏有力监管,处于灰色地带的从业者往往趋利而置法律于度外,最终自导自演一场悲剧。

网络推手如何发家?

为了谋利,他们通过微博、贴吧、论坛等网络平台,组织策划并制造传播谣言、炒作网络事件、诋毁公众人物。同时,尔玛公司还一直以非法删帖替人消灾、联系查询IP地址等方式赚钱。

2005年,立二、非常阿锋(曹广锋,下称“阿锋”)与网名为浪兄的人共同缔造了互联网里程碑式的事件——天仙妹妹,并创造了一个汉语新名词——网络推手,由此网络营销行业开始盛行。

据独立策划人阿锋(曾任拉手网顾问)介 绍,第一个以尔玛命名的团体是“尔玛依娜基金”,创始人是浪兄,而阿锋和立二属于联合创始人。 在众多模仿者开始自称“网络推手”的时候, 2006年,立二为了向天仙妹妹的粉丝集资,以“北京尔玛天仙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为名注册,也就是后来的北京尔玛互动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注册 号:110105012662440)。而这时,因为利益争夺,浪兄定居美国,逐渐淡出圈子。

网名为“疯人蜘蛛”的尔玛互动前员工在微博上发帖称,公司人数最多时超过百人,但后来随着合伙人的陆续撤出,员工纷纷离去。而《中国经营报》记者查 阅北京市工商局网站获知,尔玛互动于2010年3月3日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注册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新村南里638号。如今,这里已无任何 标牌,人去楼空。

据了解,为了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立二及其尔玛公司员工秦火火等组成网络推手团队,他们编造了在“7·23”动车事故中政府花2亿元天价赔偿外籍旅 客、虚构雷锋生活奢侈细节等。另外,为使公司获得更多营销利益,他们色情包装“中国第一无底线”暴露车模干某某、“干爹为其砸重金炫富”的模特杨某某等。

据记者了解,为了谋利,他们通过微博、贴吧、论坛等网络平台,组织策划并制造传播谣言、炒作网络事件、诋毁公众人物。同时,该公司还一直以非法删帖替人消灾、联系查询IP地址等方式赚钱。

立二曾对朋友讲,最令他自豪的营销事件是“别针换别墅”事件。2006年10月15日,一个网名为“艾晴晴”的女孩在网上发帖称,自己要花100天 的时间用一根曲别针换来一栋别墅。“艾晴晴”通过街头沟通与网络联系,从一个曲别针开始,她先后交换到照片、玉佛、手机、项链、数码相机、珍贵邮票等物 品。2007年1月23日,在经过前后16次交换后,艾晴晴并没有得到一栋别墅,而是得到了一张唱片出版协议。

然而,就在艾晴晴“别针换别墅”事件结束10天后,突然有个人跳出来宣布自己是该事件的幕后策划人,“艾晴晴”只是他请来的一个演员。这个人,就是立二。

虽然创意很好,但他当时还是担心不能引起新闻媒体和公众的关注,于是特别设计了一些表演,比如在交换的第三步,用小玉佛换外国女人的手机时,他在街 边找了一个外国女人,“当时就跟她说在拍一个网络剧,希望她能配合一下,然后递给她一部手机,摆拍了图片,最后放在网上,用图片说话。”

立二曾说过,开始的炒作并没有给自己带来直接收入,但他不在乎,他的想法是,“先把自己炒红,然后想宣传的企业自然会找来。”后来,立二在高档写字楼内租了办公室,据他的朋友介绍,其公司一年的净利润接近1000万元。

据立二的朋友透露:“早期立二的营销客户包括王老吉、淘宝等 一些大客户,因为网推始终是企业需要维护形象或者炒作话题的一种技术手段,但是由于没有太多核心竞争力,所以内部团队分化很快。特别是进入微博时代,立二 认为找大V围着大V转,不如自己成为大V,于是立二希望自己越来越红,选择以不择手段的方式吸引客户,可以说这也是他在垂死挣扎。”逐渐地,立二陷入追名 又引来骂名的恶性循环。

借力公司撇清关系

对于秦火火,喻晓马表示自己曾在北京和秦火火打过一次交道,印象中其十分内向,不善于表达。“而当时立二还算是比较务实的,后来与秦火火一起,干的事情越发没谱了。”

近期立二在微博上忙着澄清各种不利言论:“母亲跪爬门”“伤害孕妇晕倒众人齐扶”以及“女孩为晕倒清洁工撑伞”等假新闻均为广州尔码离职员工所为,这些微博也被嗤为立二的“垂死挣扎”。

然而,立二口中的“广州尔码CEO”一口否认和北京尔玛存在关系。

“我们和秦火火的北京尔玛没有关系,我们是独立投资运营的,不存在谁山寨谁。”广州尔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喻晓马对本报记者表示。

他表示,这家公司2009年由喻晓马和家人独资成立,注册资金为350万元,为了先声夺人,喻晓马直言取名“尔码”确有借力“尔玛”的品牌之意。虽 然该公司在事件出来后第一时间在网站以及微博均挂出一则用来撇清关系的“声明”。但是据记者了解,该公司确与被抓的秦火火、立二拆四的“北京尔玛”有着千 丝万缕的联系。

喻声称,自己公司曾在2009~2010年初创时和“北京尔玛”有业务往来,而在2010年后,由于公司业务的发展方向理念与北京尔玛有所不同,广州尔码就不再和其有业务往来,甚至在名字上也有所区分。

“立二他们的服务对象过于草根,类似于干露露等,他们还会炒作一些事件,而我们则致力于建立市场渠道、视觉形象以及本地化的商务服务,他们对我们不认同,和他们也没有继续合作。”喻晓马对记者表示。

对于秦火火,喻表示,自己曾在北京和秦火火打过一次交道,印象中其十分内向,不善于表达。“而当时立二还算是比较务实的,后来与秦火火在一起,干的事情越发没谱了。”

“本来想借力,却带来更大的灾难,公司可能很快会更名。”喻表示。

然而,在出事之后,这家公司虽然急于撇清,但是在网站对外展示的“经典案例”却有部分与北京尔玛重合。例如:对于“封杀王老吉”这一营销案例,在“北京尔玛互动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广州尔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官网上均有呈现。

该案例表示,“在‘5·12’大地震后王老吉捐款一个亿,赞助汶川救灾公益活动。这次的公益活动被成功运用、策划,在网上发起了‘要捐就捐一个亿,要喝就喝王老吉’的网友行动,号召网友上街买光王老吉。这次完美的‘封杀王老吉’公关炒作,让王老吉在奥运之年成功实现品牌出位,从广东地域性品牌走向全国大街小巷,成为夏季凉饮的代名词。”

除此之外,真正拿得出手的大企业营销和公关案例,两家公司则显得捉襟见肘。

“秦火火”背后的水军生态

“比如有专业的账号微博易、新浪微任务,还有些个人账号以及一些明星的账号等,这些有的都不是本人操作,而是团队运作,其收入不等,几百到几万元,甚至更多,这些在业内根本不是秘密。”

网络水军是目前网络管理的灰色地带。在这个灰色地带,已形成了一条庞大的利益链。

一些网络推手公司的从业人员对记者坦言,粉丝多,影响力才大,这样的微博才有利用价值。利用这样的微博可以推动很多商业活动,还能帮一些人出名,当然,网络推手也可以借机赚钱。

事实上,虽然广州尔码公司急于和秦火火、立二撇清关系,但是,行业内的网络推手(一般指上游内容组织策划者)和网络水军(指下游信息传播发布者)公司的基本模式比较相似——针对企业、个人或者公共事件做营销策划,同时利用微博和论坛进行推广。

而秦火火等人由于长期做网络推广,深谙网络传播之道。为了不损失原来的粉丝数量,秦火火在每次发布新的轰动性谣言前,都会提前通知粉丝,比如“最近账号可能被封,会启用新的账号,并公布名字”,以方便粉丝关注。

另外,他每次都用强烈的质问口吻向被造谣对象发难,气势很盛,让人觉得他的话很可能是真的。这些造谣微博被很多网络大V转发,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其实谈不上操纵,因为大V至少都是有自己的看法,不排除有些热血大V,或者负能量的大V确实容易被谣言蛊惑。但是也有一些自媒体确实可以靠这个赚钱。”北京博圣云峰互动战略咨询董事总经理马向群对记者表示。

“比如有专业的账号微博易、新浪微任务,还有些个人账号以及一些明星的账号等,这些有的都不是本人操作,而是团队运作,其收入不等,几百到几万元,甚至更多,这些在业内根本不是秘密。”

马向群表示,这些网络推手公司的赚钱模式是脉冲型的,他们炒作一个热点事件,可能赚到几十万到上百万元。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36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