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湖北恩施州政协委员建议恢复裸体纤夫引争议

五月花 发表 于:10年前 浏览量:63

资料图:裸体拉纤已成为历史 解特利/摄

张厚方今年44岁,身高超过一米八,身材健壮,是土生土长的巴东县神农溪人。如今,他是该县神农溪景区纤夫队队长。

今年春节以来,除了正月初三和初六接待了两批游客,他和他手下的纤夫们一直在家闲着。

这个季节,是巴东神农溪景区的旅游淡季。

不过,这个冬天,恩施当地以及网络上,关于张厚方们的争论却异常火热。讨论的焦点集中在,这些纤夫今后是要穿着裤子,还是要赤身裸体工作。

不久前的2月25日,恩施州两会上,该州政协副秘书长、政协委员姚本驰大声疾呼:恢复巴东的裸体纤夫文化,由此引起社会热议。相对政协委员、当地官员以及网民们文化保护和人格尊严的论战,张厚方们表现得很实际,“只要游客有需要,而且愿意付费,大多数纤夫还是愿意裸体拉纤的。”

因为,从前,他们就是一丝不挂。

本报记者 刘飞超

逐渐消失的“裸纤”

今年60多岁的张厚彪是巴东神农溪船工号子第八代传承人。如今的他,已不再从事纤夫这个职业,而是潜心从事船工号子的传承工作。

不过,早些年,他是个地道的纤夫。

张厚彪声音洪亮,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他说,自己是在长江水中泡着长大的,所以,一直离不开水。

他17岁时,就随着自己的父亲在神农溪上从事纤夫工作。早些年,神农溪的道路不通,所有的生产和生活物资全部靠船运到山中。而神农溪的水深不足,激流险滩且深浅不一,纤夫的职业由此而生。“那时候的纤夫都是全身赤裸,一丝不挂。”

之所以这样,是与当时的生存环境有关。

张厚彪说,一方面,纤夫整天泡在江水中,穿着衣服工作不方便,另一方面,当时的衣服都是自家织的土布,一旦沾水之后,就容易贴在身上,将自己的皮肤磨破。加上除了在港口停靠时,一路拉纤下来,也很少见到其他人,于是,千百年来,当地的纤夫裸体拉纤已形成一种习惯,“即便有人看到,也不会感到害羞。”

张厚彪的老伴在一旁插话说,她年轻时在江边洗衣服,经常能看到纤夫们裸体拉纤,“也没有感到不好意思,最多只是低头笑笑。”

随着交通运输条件的改善,生产生活所需物资都可通过公路运到山中,在神农溪活跃了千百年的纤夫们才逐渐淡出。

纤夫穿起裤子

“如果不是搞旅游,神农溪的纤夫可能也像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一样,只有小说中才能看到了。”

在巴东县旅游局局长徐鹏看来,正是神农溪的旅游开发,让当地的纤夫文化得以延续。也就有了“世界纤夫在哪里,中国巴东神农溪”的说法。也因此,在外界,徐鹏也有了“纤夫局长”的称谓。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巴东神农溪开始从事旅游开发,纤夫成为了该景点最大的卖点。

张厚方清楚记得1988年8月1日神农溪首漂式的情景,当时的游客多是外宾。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张厚方们,从普通的船工,变成了受人瞩目的“景点”。

前来旅游的游客们,乘坐着船工们当年拉货的“豌豆角”木船,从神农溪入口逆流而上,纤夫们一路拉纤,在浅滩和水流汹涌的地方,用自己手中的纤绳维护游客们的安全。

“起初,我们还是保持着一直以来裸体拉纤的习惯。”谈及这点,张厚方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不过,这样的状况没有持续多久。

徐鹏介绍,随着后来神农溪旅游知名度的增加,游客数量逐渐增多,裸体纤夫也成为了游客们的一个投诉重点。

他说,在前来神农溪旅游的游客中,有很多年轻女性,还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可以理解家长们的想法。”

后来,在当地旅游部门的干预之下,纤夫们开始穿起衣服。为了保证纤夫们能方便工作,当地还统一给纤夫们定制特殊材料的短裤。

“裸纤”效应

不过,大多数游客来到此地后,都无缘一睹纤夫们裸体拉纤。

刘忠是恩施州江山旅行社副总经理,他说,在他们公司从事神农溪旅游线路的经营过程中,他们从来不敢向游客们就裸体拉纤这个项目专门推介,“我们只说有纤夫拉纤。”

“外国游客以及摄影爱好者对此更感兴趣。”张厚方说,特别提出要欣赏裸体拉纤的游客,可以与旅行社商量,专门为此提供额外的费用。

本文由 五月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48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