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戈壁徐晨:机构回馈一桶金 散户回馈一粒米

米花 发表 于:10年前 浏览量:193

 戈壁合伙人有限公司 合伙人 徐晨
戈壁合伙人有限公司 合伙人 徐晨

 2003年加入了戈壁合伙人,主要关注于数值媒体产业链中的无线与宽带应用、数字化教育和数字电视等领域。2004年初参与对北京灵图的投资,并帮助该公司在同年年末完成了新一轮的资金募集。目前他在亿佰购物、CSDN、至德讯通等公司董事任职。

在加入戈壁合伙人之前,他曾在点石投资咨询任投资代表,负责个人财务管理和投资咨询服务。在此之前,他在城市通,一家领先的地理信息系统公司工作。

面向企业开发手机应用更易成功

南都:在手机的商业应用方面,你们早期投资了不少公司,最近一年大热怎么反倒没有动静了?

徐晨:我们在早期投资过手机二维码、手机电视、手机广告、甚至手机芯片公司。现在也关注像手机的阅读、音乐社区、游戏等方面,但看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所以暂时还在观望。

总的来说,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处于青黄不接的阶段。国外的新概念和新模式,国内还没有清晰的认知。电信、移动、联通三家的实力被拉平之后,大家相对的都是在“练内功”,很难有精力去做更多别的事,3G目前也处于一个建设期,实事求是地说,客户数量还不够大,业务种类也不够丰富。

南都:像木瓜移动这样的公司在海外赢得了较好的反响,却不涉足国内市场,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徐晨:可能是跟国内的运营商有关吧,国内的支付、收费渠道都掌握在运营商手里。小公司要想形成长期稳定的商业模式就比较困难。木瓜移动这种针对国外市场的公司,利用了国内相对要低的人力资源成本,但对市场需求的理解可能和国外的开发商不太一样,因为国外同行业里比较大的公司已经做了很长时间,小公司很难再去跟它们竞争。

南都:那在手机领域创业的难度是不是就比较大?

徐晨:在这个领域创业,最好还是不要选择面向个人用户,面向企业还是有机会的。个人客户掌握在运营商手里,它给你开放的程度非常有限,但做企业软件,是你和企业直接沟通,更容易把握客户的需求,形成长期的合作,运营商这时候就成了一个管道的角色。

从运营的角度出发,它们现在的重点是满足个人用户的需求,在其他的领域还没有办法投入太多的经历,而且面向企业客户的行业差异性太大,运营商也不是全部都能做,若你能针对一个细分领域做得好,最后跟运营商谈下条件,给对方分享你的客户,自然也能为自己争取多一点的资源,最终实现双赢。

互联网的创新重在技术而不是人

南都:为什么中国互联网公司之间的挖角情况如此严重,而不像美国一样有严肃的协议来规避?

徐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像是一个江湖,每个大佬都有自己的山头,在开拓一个新的业务的时候,通常总是觉得自己投入精力研发既费劲还很慢,最后做出来的产品还不一定比竞争对手好,不如干脆就把对方的核心成员给挖过来,既壮大了自己也打击了敌人。我觉得这里面既有从业人员的职业操守问题,也跟企业本身的机制有关,中国的互联网公司都是以人为本,追求人的核心作用,企业之间的竞争和收购最后都是人与人之间的竞争,而不是公司治理和运营上的竞争,事实上跨国公司来到中国其实也没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早年离开微软加盟谷歌还被起诉,最后官司也是不了了之。

这种情况下,互联网公司之间的竞争拼到,可能就是几个大佬之间的厮杀,产品的优劣随着人的流动而改变,用户也随之发生迁徙,企业最关键的创新精神也不断衰竭,我希望这只是一个短暂现象。

南都:在这种情况下,创新型小公司的生存状况岂不是就越发艰难了?

徐晨:几个比较大的海外上市公司的激进策略确实会导致小企业越来越难生存,但反过来从创业模式来看,国内一些创业公司本身也缺乏核心的能力,很多都是模仿国外的网站模式搭建而成,前期追求的是规模和用户量,这样的公司还会有一堆跟风者,很快就会进入到同质化竞争的境地,大公司利用平台优势后发制人,往往就能迅速地超越这些开创者,所以不管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对自己已经占领的市场的控制欲都是极其强烈的,互相防范,不肯轻易开放,让用户只好凭借自己的判断进行选择。

10年后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投高潮

南都:2007年你们就在天津合作设立了一支人民币基金,现在情况如何?

徐晨:这只人民币基金的规模是3亿元,但我们在等,人民币基金在中国的市场还不是特别成熟,主要是融资渠道还比较少,也没有找到更合适的投资机会,我们在观望,但也不会错过一些机会。

再过几年可能会有些好转,一些保险、银行的钱可能会放出来,10年后那些完成了财富积累的人和企业也会把资金交给第三方来经营,那时候可能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投高潮。

南都:你们对灵图的投资已经很久了,打算以什么方式退出?

徐晨:灵图原本打算在2008年上市,后来有一些变化,由于它有国家导航电子地图资质,推到海外上市的话,政策上会比较敏感,后来考虑转到国内上市,目前创业板已经有一家同类型的公司(超图)上市了。早些时候我们也谈过并购,但后续的其他投资人进来之后,占股的比例更大,从他们的价值体系出发,更希望通过上市来退出,我们现在对灵图的管理层干涉较少,会尊重大家的选择。

南都:你经常往国外跑,最近有没有看到一些什么有趣的项目?

徐晨:国外有个公司叫G yPSii,做一个基于位置的移动网络社区,现在已经进入中国,尝试把一些服务也移植到国内来。

节能方面我看过一个控制房屋热源的公司,它能在进行室内空气调节的同时保证热量不流失,还有一个海外公司研发的一个装在家门口的智能小箱子,可以计算出每个房间的能源使用情况,从而对整个房屋的能源分配进行控制,产品也就几千美元,一次投入按节能的比例,两年就收回了成本。

茶后吐真言

“我现在不太适合创业”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6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