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南京知名幼儿园招80人收800张关系条

五月花 发表 于:10年前 浏览量:75

为了让孩子能入园,家长们彻夜排队“占坑”。记者施向辉摄

据现代快报报道 南京雨花区实验幼儿园招生引来家长彻夜排长队的报道引来社会关注,而因为僧多粥少的缘故,这一现象注定还将不断上演。记者昨日调查发现,想进收费低且条件好的公办幼儿园,除了“占坑”排队之外,还有不少是靠权力和关系,具体来说就是凭着形形色色的各种“条子”。据了解,在南京一些知名幼儿园园长的办公桌上,形形色色的“条子”比辞海还厚。事情果真如此?“潜规则”因何生成?

现象

只招80人,“条子”却收了800张

咋办?什么笔写的很关键

园长桌上的条子厚过辞海

手机响了,李虹(化名)犹豫了半天还是接了。

“李园长你好,××局长写了个条子来,还请多关照啊!”果不其然,又是一个托关系的。

作为南京一家知名幼儿园的园长,李虹最近成了“世界上最忙的人”。各种“关系”集中起来向她狂轰滥炸,目的只有一个:想进她们的幼儿园。在幼儿园门口,记者正好遇到了一位焦急的家长,他手里拿的是一个牛皮纸信封,因为门卫不让进,他请记者一定把信封带给园长。

进了李虹的办公室,她接过记者转交的信封,熟练地抽出了其中薄薄的一张信纸,瞄了一眼后就塞进了一堆纸中。记者这才看到,这堆纸其实是形形色色的“条子”:白色、淡黄色的、还有红色抬头的单位信笺写的……垒起来足有一本辞海那么厚。“条子”被分成五六堆,每堆上都用不干胶贴上标签,用黑色的签字笔写上了不同的备注。

“这几堆都是条子。”李虹用手整理了下,轻轻压了压,没有回避,“没办法,每到这个时候,一些家长们把头削尖了都想把孩子送进公办幼儿园,想各种办法递条子托关系。”

公布结果前关机躲“骚扰”

“这些加了备注的,是不是暗示着孩子能否入园?”记者好奇地问,李虹笑着表示,“不同的家长有不同的要求,我们幼儿园有好几个公办园,还分托班和小班,每个孩子要求不一样,这样分类便于查询和管理。因为目前还没成立招生小组,所以现在这些条子都是初步的分类。成立招生小组后,每个班级还会细分讨论。”

记者发现,有的条子上只有一个孩子的名字,但有的条子上有10多个孩子的名字。“有的单位是自己职工的孩子,有的是熟人托来的。”李虹说,“今年的孩子比往年都多,来托关系的家长是越来越早了。3月份幼儿园招生工作还没有开始呢,现在每天接到的电话和条子已经够让她忙一阵子了,目前还没有到招生最紧张的时候。”

李虹说,每天早上一到办公室就是打开手机,回复一下前天晚上未接电话和没有处理的手机短信。“平时都是好朋友啊,可是到了幼儿园招生的时候,朋友问起来总要给他们答复吧。”

记者采访过程中,李虹办公室的电话再一次响了。“又是个孩子家长的电话。”李园长看了下来电记录,是从传达室打来的,她按了按太阳穴,电话响了三声后她拿起听筒,已经不记得这是今天第几个家长的电话了。李虹无奈地说,每年到了招生结果快公布的时候,她的手机就会关机,就为了躲避家长“骚扰”。

招80人收了800张条子

“今年小班招三个班,80多人,"条子"估计收了800多张吧!”另一家名牌幼儿园的老师透露,这800多张“条子”来自方方面面,这所幼儿园是一家单位办的公办园,除了本单位职工子女铁定要收以外,接下来就是共建单位和关系户们的子女了。“还有些是领导批的"条子",不是自家的孩子,但也要酌情办理。”不过老师也表示,幼儿园的人数是有严格规定的,小班肯定不能超过每班30人。“因为要来入园的孩子太多,我们根本解决不了,只好把幼儿园录取时间往后推,一直弄到八月份,有些家长熬不住了,就自动放弃。”

“我家儿子就是在8月份才拿到通知的,通知寄到了我们单位。”胡女士说,儿子去年要上小班,单位给了她一个名园的入园名额。“远得不得了,每天送小孩路上要一个小时呢,我想换一所不这么有名的也没办法,这是我们单位定点,每年有两个名额。”胡女士决定还是报个名,结果单位去年有5个孩子都要入园,都报了名。“这所幼儿园看有这么多小孩就定不下来,因为他们只肯给两个名额。”胡女士说,其他几个同事后来都熬不住了,就另找了幼儿园,她儿子终于成了二分之一,顺利拿到名额。

铅笔写的办圆珠笔的不办

“一般都是共建单位领导批的条子,我们会和共建单位提前商量名额1个或者2个,如果孩子家长对区里甚至市里确实做出了突出贡献的,领导会再和幼儿园协商。”李园长说。她招生有个原则,凡是人托人的一律不行,关系太远了,只有是自己的小孩子才能够考虑。

这么多“条子”,究竟怎么区分?“不同的条子有不同说法哦!”有知情人透露,领导批示的条子也相当有讲究,有时候领导和托关系的家长抹不开面子,也会写一些条子,“铅笔写的条子一律完成,钢笔写的条子可办可不办,要是圆珠笔写的条子,可以不用办。”“这只不过是个传说。”一位公办名园园长说,幼儿园的名额都是一定的。“可以这么说,如果某位有名额的人写了一张“条子”,他这个单位只有一个名额,他写来的第二张条子就不能作数,只能给一个名额,一般不可能突破。”

“条子”不行“票子”凑?

“我家小孩上幼儿园不仅找了关系,还交了1.5万元的赞助费。”刘女士的女儿上中班,当时公办幼儿园已经施行了“一费制”,每个月交保育教育费552元,另外吃饭是吃一顿算一顿,一个月也就100多元钱。“当时觉得挺幸运的,人家在民办园的一个月要花1000多元,还不如这里质量好呢!”不过等待刘女士的除了入学通知,还有个奇怪的账号,她要往里打进1.5万元才能送女儿入园。“说是要支持幼儿园的建设。”

记者了解到,公办园收赞助费目前还只是少数现象,但不少幼儿园已在观望中,因为按“一费制”的收费,幼儿园觉得难以维持,有60家幼儿园申请涨价,至今也没得到批复。“实在不能涨价,我们也想收赞助费了。”一些幼儿园跃跃欲试。“真够郁闷的,去年好不容易托人把小孩送进了幼儿园的小托班,占上了坑,收费一千多一个月,本指望升上小班降到500多块一个月,没想到现在传出消息,我们这所幼儿园可能要收1.5万元的赞助费了。”齐女士说,这所幼儿园是单位办的公办园,估计教育部门也管不着,所以说起收赞助费来也显得理直气壮。“没办法,已经都在这儿占了位子了,现在这1.5万元想不交都难了!”

本文由 五月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74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