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九城VS暴雪 剪不断理还乱

米花 发表 于:10年前 浏览量:172

自从暴雪把魔兽世界的代理权转给网易后,九城、暴雪和网易之间围绕着魔兽世界唇枪舌战,对簿公堂。在魔兽易主接近一年后,九城诉暴雪软件著作权侵权案仅开庭一次,便以九城主动撤销起诉收场。其中恩怨情愁耐人寻味。

□ 本报记者 夏 芳

3月10日,九城诉暴雪商业诋毁纠纷案在上海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庭上,暴雪承认修改过服务器,但是否认存在商业诋毁。九城则坚持1200万元的赔偿要求,当庭表示不接受调解。随后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原定于3月11日上午开庭的九城诉暴雪一案,因原告九城撤诉取消庭审。

自从暴雪把魔兽世界的代理权转给网易之后,暴雪和九城就从昔日的亲家变成了敌人。去年,九城曾4次举起法律的武器,以商业诋毁及计算机软件著作权遭到侵犯等为由对暴雪提起诉讼。原定于2009年6月18日、2009年7月8日、2009年7月15日开庭的九城诉暴雪案,均因暴雪提出管辖权异议而临时取消。

回顾九城“养魔兽”的4年,九城凭着《魔兽世界》在2004年12月15日“驾魔兽”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后来,从魔兽概念到《魔兽世界》的风靡全球,4年的时间,中国玩家达500多万。《魔兽世界》给九城贡献了接近90%的利润。

然而,从天堂到地狱也许是只有一步之遥。2009年4月15日,魔兽改嫁网易,九城股价从4月份15美元左右的高位狂跌,目前为止,其股价也是徘徊在7美元元左右。

针对九城的4次亮剑,坊间流传说九城告暴雪的目的是九城不甘心就这么轻易的让网易获得魔兽世界,也有观点认为,九城是在拖延魔兽的审批时间。不管是什么原因,九城诉暴雪案件是事实,至于案件的发展,谁赢谁输将由法院判决。而之前的三次开庭均因暴雪提出管辖权异议而取消了开庭。今年3月10日、11日的开庭又把媒体和玩家的目光吸引到九城身上。

为此,《证券日报》记者电话采访了第九城市与美国暴雪一案的主审法官刘军华。刘军华告诉记者,九城诉暴雪一案开庭已经结束,暴雪方面承认修改过服务器,但是否认商业诋毁。对于案件的进展,刘军华表示,法院目前还没有对此事做出宣判,一切都在按照法律程序进行评议。刘军华表示,希望尽快做出判决。

对于之前九城四次诉讼暴雪的案件中,目前还剩下两个案件没有开庭了。至于开庭的时间,刘军华法官表示没有确定,但是时间应该不会很长,到时候会公示。在九城宣布取消诉讼暴雪侵犯计算机著作权一案后,其当天股价随之下滑。

纵观九城从去年4月份失去魔兽的代理权后,其股价从15美元左右的高位狂跌至4月21日的8.94美元,截止2010年3月16日,九城的股价为7.30美元。从去年4月份的15美元到今年3月16日,九城的股价跌幅为-51%。另外,中国海外上市公司的第四季报基本上都公布了,而九城至今还没有公布。之前,在其三季报发布后,有证券分析师曾对记者表示,九城的三季报业绩亏损是预料之中的事,他预计第四季财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今天,在失去魔兽快一年的时间,九城诉暴雪的第一个案件,以九城主动撤诉收场。暴雪虽然承认是自己篡改了服务器,但是九城和暴雪是合作关系,篡改服务器也不能定什么罪,除了对暴雪的“人品”表示质疑之外,并不能改变什么。对于九城提出的商业诋毁一事,本报记者采访了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该律师表示,关于九城诉暴雪商业诋毁一案,从目前媒体上披露的信息看,九城胜诉的可能性不大。

该律师还表示,从九城起诉的理由看,难以认定暴雪的商业诋毁行为。首先,从主体上说,九城与暴雪是魔兽世界的共同经营者,对游戏玩家来说他们是共同的利益体,是合伙关系,不是竞争关系。其次,从主观方面,暴雪进入九城服务器修改使用条款和最终协议,无法认定其目的在于诋毁九城的商业信誉。第三,如果存在诋毁行为,也是游戏玩家基于魔兽世界擅自修改使用条款和最终协议而导致对九城的不满而产生的,该诋毁行为不是暴雪的行为,因此暴雪不应对该行为承担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诋毁责任。至于暴雪擅自进入九城服务器修改使用条款和最终协议,由此给九城造成的损失,应承担何种法律责任,应当根据九城和暴雪就魔兽世界代理所签订的相关协议内容,综合考虑是追究其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

只因一个《魔兽世界》,让九城从天堂走进地狱;只因魔兽,网易的运营受到各方的阻扰,至今燃烧的征程还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审批,让魔兽玩家大失所望,也让网易的损失数字在不断攀升。还是因为魔兽,暴雪和九城从昔日的合作伙伴成为今天的冤家。也因魔兽,九城在美国遭受集体诉讼。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7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