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回顾这半年的全民网络整顿行动,互联网企业"被洗牌"

米花 发表 于:10年前 浏览量:179

为期5个多月、跨越2个年度、 涉及9个国家级部门,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网络整顿行动终于告一段落。

此次行动显然收获颇丰:对近180万个网站进行了全面排查,关闭未备案网站13.6 万余个;1.6万多个淫秽色情和低俗网站被清理;清退违规接入服务商126家。但尴尬的是,“泼掉脏水”的同时,也“倒掉了些孩子”——大批互联网企业只 因一点瑕疵而蒙受巨大损失,行业发展步伐随之受到牵制,创业激情遭到重创。

互联网,这个曾被认为是中国管制最少、准入门槛最低的行业,在粗放自由状态下旺盛了 十年,2009年底中国网站数量已达到368万个,经济效益上百亿美元。但此次集中整顿行动发出了一个信号:今后互联网在中国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一些无法回避的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面对陡然加高的行业门槛,年轻的创业者对互联网 的热情是否会被浇灭?新的监管环境下,互联网从业者能否在规范经营与快速发展中找到新的平衡?互联网的监管究竟该由谁主导,又该如何进行?

第一章 互联网企业“被洗牌”

无论是知名的商业网站,还是“蚁族”个人网站,都如履薄冰地面临新一轮的互联网洗 牌,并将重新适应新的游戏规则。

艰难应对整顿

饭否网、篱笆网、博客大巴、51.COM等,这些原本不算太响亮的网站,在此次整顿 中却吸引了人们的眼球。以上网站都是年轻人所创建,活跃在互联网前沿的他们充满激情和创意,有着令人艳羡的用户群体,也不乏新一代“粉丝”,他们代表着中 国互联网领域又一股朝气蓬勃的新生力量。不过,他们最近却不开心。在应对一场突如其来的整顿运动中,他们甚至连从哪里下手都难以得知。

2010年1月25日,深夜,上海宜山路齐来工业城1号楼里依旧灯火通明,窗外寒风 呼呼作响。篱笆网副总经理徐湘涛还在不停地拨着电话,尽管手发酸、口已干。从中午开始,他已经打了500多个电话,看着通讯录上未拨的号码越来越少,他的 心也越来越凉……

十几个小时前,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篱笆网突然不能访问了,有热心的会员通过新网查 询发现liba.com域名被停止解析,系统显示“接到上级主管部门通知,域名对应的网站涉嫌传播淫秽色情、贩卖枪支等违法信息,已停止域名的解析服 务”。

在与新网联系而对方无法提供下达指令的主管部门名称之后,篱笆网工作人员又与上海、 江苏相关主管部门联络,但这些部门均表示诧异和不知情。在近乎绝望的时候,徐湘涛想到了一个人——51.COM总裁庞升东。

不久前,博客大巴、51.COM等知名网站同样在没有收到通知的情况下被关闭。当 时,庞升东和博客大巴CEO窦毅也都无所适从,因为“直接停掉域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不过,他们最终都挺过来了,庞升东甚至只用了28个小时就让 51.COM恢复访问。

在徐湘涛与庞升东的电话连线中,庞将自己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徐。

次日清晨,徐湘涛等篱笆网高管怀着忐忑的心情坐上了上海飞往北京的航班,他们准备去 找相关部门了解情况、进行交涉。

结果证明,庞升东所指的路径八 九不离十。通过咨询北京相关部门,徐湘涛等人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有个别会员在夜间发布不良信息导致篱笆网关闭,于是立刻通知社区管理部展开全面自查。1月 29日下午3点,关停4天后,liba.com域名终于恢复访问。

但篱笆网此次损失却不轻:原域名“瘫痪”前,篱笆网半小时访问量为2-3万,发帖量 在20万条以上,被停止解析后,访问量和发帖量都骤减50%左右,据业内专家估计,与51.COM一样,篱笆网关闭一天的损失都以千万元计。

此次整顿给年轻的互联网创业者们以深刻的警醒:为了流量引入情色内容,因管理不善被 贴不良信息,最终只能因小失大。风波过后,徐湘涛感到,受过生死考验的篱笆网将更懂得如何完善自我审查和应急系统,目前,篱笆网已提高了论坛管理员团队的 人员配备,对社区论坛进行 24小时监控,并在晚上1点至早上8点关闭论坛发帖功能。同时应用技术防控手段,建立网上筛查系统,不断扩充关键词过滤词库,一旦发现敏感信息立刻予以删 除,并将有关ID列入黑名单。庞升东和窦毅也选择了勇敢面对,前者在网站恢复访问后立刻对用户做出了补偿,后者增加了站务方面的人手。当然,无法回避的 是,更多不乏激情和才华的创业者将因此失去对互联网的投资热情,被严格的行业监管挡在门外。

个人网站濒危

3月8日上午,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表示,在近期网络整顿中,对个人网站采取了一些矫枉 过正的办法,“是把它先停掉,停掉以后进行清理,然后再一个一个的恢复”。他否认了“封杀个人网站”这一说法。

李毅中说这番话缘于被关个人网站远高于其它网站,出现大规模消失的趋势。某互联网接 入服务商透露,在近期整顿中受清查的客户大多数是个人网站。据站长网创始人章征军统计,目前国内站长的月收入为1000-10000元,做得好的一年能赚 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但这条小小的致富之路在2009年末亮起了红灯。

许多个人网站都是通过网上广告来赚钱,虽然早就有从事网上广告业务必须先有ICP经 营许可证的规定,但绝大部分个人站长都没有办理过。上述接入服务商坦言,因为个人站长经营的都是小资本投入的小网站,要让他们办齐所有证件几乎不可能。但 网络整顿以来,一些接入服务商为规避风险,对没有ICP经营许可证挂有广告的个人网站强制关闭。

另外,据不完全统计,国内90%以上论坛都由个人站长做,他们中很少有BBS专项备 案,但长期以来仍能平静地运行。此次整顿对这类交互型网站的监管严厉程度空前之大,给个人站长带来极大压力,因为让他们备案根本不现实。在北京、广东、浙 江、山东等大多数省市,有关部门对个人论坛的备案申请根本不予受理,要合法开办论坛,只能以公司的身份申请ICP经营许可证,而公司的注册资金最低为 100万元。另外一些省市虽然允许个人论坛申请专项备案,但通过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条件相当苛刻,如:一台服务器上只能有一个BBS网站;所有板块都要有 版主,而且要有一定的在线管理时间;所有会员都必须实名制。

2010年1月,上海、浙江、 江苏、北京、山东等地的部分机房由于承受不住持续的网络监管压力,开始禁止接入个人网站及交互型网站,接入服务商给出的解释是为了保证企业用户的合法利 益。

小武是个人网站的热衷者,最多的时候他手上曾经有100多个网站。不过,最近他正在 想办法抛售这些网站,每次成功地卖掉几个他就觉得松一口气,他甚至愿意为收购其网站的公司“贱价”服务半年。他有些沮丧地表示:“在这一行,我实在看不到 什么前景了,而且我精力有限,从目前的政策环境来看,同时照顾好两三个网站就很吃力了。”仅2009年一年他的网站就被关掉了50多个,其中论坛被关的最 多。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十几万个个人网站退出了互联网舞台。

因草根网站大批退出而受到连锁影响的是搜索类网站,以百度为例,其很大一部分收入来 自于草根网站所支付的广告推广费,个人网站的大量关闭难免会使百度损失收入。2009年底,很多草根站长都接到了百度业务人员催促其尽快备案的电话。

利益集中到少数人

数以万计的个人网站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大型门户和视频网站却可能成为受益者,但这毕 竟只是少数。

细分领域一直是门户网站的软肋,而随着进入门槛提高,细分领域有集中到门户网站旗下 的趋势,门户网站将因此获益。

在新的监管环境下,普通的中小企业根本不可能办好一个交互型网站(包括论坛、社区、 博客、留言板等),即使你有足够的资金注册公司从而获得建站的入场券,也未必有能力监管。很多网民喜欢在交互型网站上发泄情绪或乱发违法内容。以前只要情 况不是太严重,及时删除相关信息就会没事,但现在哪怕只是不小心放过了一条可疑信息,就可能面临网站被关停的命运。在如此严格的监管形势下,交互型网站必 须有很强大的后台监测系统,随时扫描网站上的每一个角落。另外,还要24小时不间断地有专业人员巡视,因为很多有害信息往往都是在晚上两三点悄悄爬上来 的。对一般小网站来说这很难做到。

作为交互型网站的一种,微型博 客目前已进入集中化时代。微博自2007年在国内兴起,但饭否网、嘀咕网、叽歪网等先行者已普遍消失或淡出,取而代之的是四大门户网站和政府新闻网站。继 腾讯“滔滔”、新浪“围脖”之后,2010年1月20日,网易微博也开始内测,差不多同一天,搜狐微博开始公测。上述门户网站都非常重视对微博内容的监 管,某知名门户网站在其微博上投入了上百人,几乎是世界第一微博Twitter的3 倍,而上百人中至少有一半以上充当了“守门员”角色。而人民网等政府新闻网站更是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开展推广活动。

大型视频网站是另一个心情不错的受益者,重拳整治下的视频行业已然成了少数人的江 湖。最近,国家广电总局持续清理违规视听节目网站,已关闭700多家,其中包括近三十家BT网站。国家广电总局表示,这些网站缺少网络经营许可证和视听许 可证,其中一些网站内容存在盗版和色情。

据悉,申请一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用途若是新闻或影视剧的话,注册资本必 须在2000万元以上,一般视频网站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实力?目前,国内获得过该许可证的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大型视频网站,它们成了广告主和投资机构趋之若 鹜的对象。2009年12月21日,BT被封两周后,优酷网CEO古永锵就高调宣布,获得了私募4000万美元融资,这已是他创业以来获得的第四笔投资。

中国网络电视台无疑是大型视频网站中最受瞩目的一家。2009年12月28日,央视 投资2亿元的中国网络电视台正式开播,为网民提供了包括30多个省台卫视在内的全国电视机构每天播出的1000多个小时的视频节目。

令民营视频网站最为羡慕的是,中国网络电视台有能力化解政策风险。比如,它的网络文 化经营许可证和视听许可证均与央视网共用,也没有通过工信部备案审核,但它运营依旧。正式开播的第二天,央视网副总经理夏晓晖就宣布“中国网络电视台不久 将启动上市计划”,脸上洋溢着激情和喜悦。夏晓晖的自信是有依据的,广电总局近期推出的《广播电视广告播出管理办法》将“净化”出100亿元视频广告,其 中有多少将流进央视新媒体不言而喻。在中国网络电视台上线之后,大量地方卫视主办的视频网站纷纷上线。不过,行业资深人士说,网络上的国进民退只在一些细 分领域是大趋势,但整体来看不会大规模地发生。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9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